红尘待你回

试画一只乞丐洋给自己当头像,我发誓以后要是在让那个熊孩子动我的画我就打死她

突然翻到以前玩楚留香的截屏,现在才发现我从始至终都没有遇见我的良人
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我永远不要遇见他,
道长我们两江湖不见,各自安好

【武华】818那个我永远也见不到的道长

南城草木深:

【又名大号武当与小号华山的有缘无分】
【不用想了,本文武当华山云梦都是我的号,清和风·慢亭吹雨,欢迎勾搭,云梦的等级可以拜师】
1L 华山十项全能
如题,我,华山,十项全能,卖艺还债,有一个极好的债主,但我从来没见过他。
2L
目测会火,排。
3L
债主怎么个好法,师兄我的道长也是特别好的,银两说借就借,就是有时候喜欢抱抱。
4L 华山十项全能
3L的师兄,就算欠下巨额债款也要保持节操啊。
其实道长也就是不催债。但讲道理,我一向是一身正气行侠仗义才艺双全,那一屁股债都是我师父留下的,他的欠条也是他师父给的。后来我师父被道长的师父拉去拜堂,留我一人打工还债。
5L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6L
没有人好奇两个小哥哥没有见面是怎么还钱的吗?
7L云梦阿季
小哥哥似曾相识,(暗中观察.JPG)
8L
来了,每个818必备熟人。
9L
传说有ID的一定是熟人,云梦妹子来爆个料。
10L 华山十项全能
我以为道长在我师父师公拜堂时会来,可是我那时也没看见他。听朋友说道长长得很好看,,虽然想他们武当师兄一样一贯冷冰冰的,但还是很好看。可惜我没见过他,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的时候道长从来不在,道长在的时候我都没空。
我和道长的交流没有什么问题的,主要靠飞鹰。就是都是在离线喊话。还钱也是有靠谱的朋友当中介的,更何况道长从来不催债。
另外,阿季知道就行了,别扒马。
11L
道长出来没出现?会不会是道长根本不想见小哥哥。
12L 云梦阿季
楼上不要乱说咧!道长人很好的。
另外小哥哥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三个的户籍号都是一样的吗?
13L 华山十项全能
我不知道,回去翻翻先。
14L 云梦阿季
原来你真的忘了,一样的户籍号不会同时出现,我们三个也没法见面的。
讲真要不要我请个师姐给你们入个梦。
15L 华山十项全能
可以吗,不麻烦的话。
16L云梦阿季
师姐可宠我了,可惜我见不到你们,否则我就自己上了。
17L
一天了……
18L
小哥哥不要我们了,回来给个后续不行么。
19L云梦阿季
我的错,同一个户籍号连入梦都不行,大家别等了,他们大概永远也见不了面。
20L云梦阿季
哥哥现在情绪低落,大家散了吧。
来个管理员封了吧。
END

#愚人节自己给自己发糖

岁安:

 


  by岁安


  写在前面:各位小伙伴节日快乐!祝开心!希望大家天天吃糖。里面有几对是拉郎,单纯喜欢。希望有同好一起喜欢他们。


晓薛/


  “你这人真是有趣,知道我是这里的恶霸也不离远些。靠的那么近,小心殃及池鱼。”薛洋躺在树上一脸惬意,腿晃了晃,吊儿郎当的少年郎模样。


  晓星尘只觉得心提到了嗓子眼那里。


  “阿洋,小心些别掉下来。我看不见,不一定能接住你。”他站在树下念叨。


  “知道了,知道了。麻烦!”


瑶薛/


  成美二字,我担不起,你也担不起,可我偏要赠予你。要让你晓得,只有当个恶人,才能祸害百年。


  “成美……”金光瑶还未开口就被打断。


  “有事说事,别叫那名字!”


  “好……阴虎符快好了吧。”他打开折扇,呼了几下。露出与平时无二的笑容,笑意却未达眼底。


  “你急着用?前几天问你要不要你还推辞来着。”


  “并非,只是时间不多了。”


  (假如敛芳尊重生,回到魏婴还未夺舍的时候。他要凭借薛洋和阴虎符崛起,爬上金家家主之位。)


宋薛/


  “瞪什么瞪,再这么看我就把你眼睛挖了。”薛洋用手拍了拍宋凶尸的脸,阴狠地笑着。


  “怎么,不服气?”


  “恨不得吞我入腹,好泄了一身的火气?我的宋道长,你醒醒吧,你看你如今这副模样哪里像是凌霜傲雪,真是笑死我了!”


  宋岚的瞳孔微微一缩,虽是浑浊却又难得的多了几分颜色。不至于像从前那样只是泛着白。


  “你……住嘴。”


  “不想听我说是不是,可我偏要说,你这模样可是比我还要像个恶鬼。”


  恶鬼吗?宋道长想爆粗口。也不看看是谁把我弄成这样的,你也好意思说?等我农奴翻身把歌唱的那一天就是你薛洋哭天喊地跟我回白雪观之时!


羡薛/


  “前辈,别来无恙啊。”


  “呦,少了只手臂还敢出来瞎晃荡啊,你心真大。是不晓得疼还是觉得我会对你手下留情?”魏无羡觉得自己为这后辈操碎了心,在蓝湛眼皮子底下偷偷放走了人不讨好,还要为这小子做的事擦干净屁股。


  而且瞧瞧这小子,做的都是什么事!


  街上吃一碗汤圆嫌不够甜把人家摊子给踹了。没关系不就是赔钱的事吗,我夷陵老祖别的可以没有,钱倒多的没地方花,赔呗。


  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路过的道长?嗯……道长很正气,不怕,起码不会沾便宜到小霸王身上。睁只眼闭只眼得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调戏一个男的?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不好吗?


  夷陵老祖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一天,遇到薛洋在街上把他的手扎拿出来摆摊。


  “十个铜板一本,先到先得,魏婴亲笔!”


  魏无羡觉得把这后辈套麻袋里打一顿也不解气,我这么对你你就这么回报我?好生气可是还是要微笑。


  那干脆来点实际的东西吧,利息什么的就不跟你这小混蛋计较了!反正,我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计较。


  “魏前辈?”


  “十个铜板?我的也太便宜些了吧。横竖都是要亏的,不如物归原主。”


  “东西到了我手上自然就是我的,断断没有送回去的道理。”


  “呵,是吗?那你到我手上也甭想逃了。”魏前辈如是说,还不待人想明白就敲晕,连铺子卷盖一起带走。


湛薛/


  “蓝湛,朝有声音的地方打。”那端魏无羡喊道。手中的剑微微一顿,蓝湛回了句,知道了。


  雾里血色渐浓,血腥味让人几乎作呕。


  和他交手时见他握剑姿势便知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不待多想,剑已插入肉里,血花绽开,连带着衣帛撕裂的声音。


  那人小小地叹了口气,像是在惋惜。


  “太不公平了。”蓝湛听见那人小声抱怨一句。后面跟着句,你把我的糖……丢了。


  是吗?抱歉。我不想的,可是身为主角无论如何也要走剧情啊。蓝湛心念道。


冰洋/


  “抱歉啊乱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进入哪个世界了。”洛冰河笑道。“我等会儿还要找师尊学习呢?”


  等等?那不是长大后的他吗?为什么怀里抱着一个男人,为什么一副事后的表情啊?你不是爽文男主吗兄弟?莫非……我其实是个隐藏的基佬。知道真相的洛冰河不太好,丢了心神似的回去了。


  而这个世界——


  “不好意思,刚刚没忍住。”


  “说好不留在里面,给你薛爷爷麻溜的滚。”薛洋心累,表示不想再看到洛魔王。


个人拉郎/谢怜×薛洋


  谢怜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哭。好像是个小孩,蹲在自己道观的一角委屈地抽噎着,仿佛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是个好看的小男孩,估摸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此时不知受了什么委屈,抱着自己缩成一团。谢怜觉得自己眼有些花,定睛一看,这孩子的手竟血肉模糊,一根小指没了。


  很疼吧。


  他忍不住站在小孩面前,尽管小孩看不到。谢怜蹲下身揉了揉孩子的头,极尽温柔。


  “对不起,我是个没用的神灵。”他扬了扬手,白净的手肘上有两道咒珈。


  “不哭了,哭了的小男孩是成不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他想哄哄这个孩子,可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发不出声音。


  孩子对此一无所知,只觉得头上有风拂过。像是有人轻轻抚摸。


  “总有一天,我会……会报仇的。唔……常家,我记住了!”孩子恶狠狠地喊着,声音响彻整个道观。


个人拉郎/金凌×薛洋


  “薛洋,你真是恶心透了!”


  “金小少爷承让承认,我也恰好讨厌你呢。咱们彼此彼此啊。”


 

他的幸福

转逝转世:

        很多人说,薛洋最幸福的日子是在兰陵,那时候的薛洋身着金星雪浪,一派少年风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是兰陵金氏的客卿,无拘无束,潇洒快意……是,那或许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但我觉得,对,是我觉得,那并不是最幸福的。
       薛洋最幸福的时光啊,似乎挺短的,相较于他的人生,甚至短得微不足道,但它的形状恰好,填上了少年怎补也补不好的心灵缼口……
       当晓星尘第一次给薛洋糖的时候,那个七岁的小孩长达十年的愿望,终于在那一瞬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那只残缼不齐的手,也终于在十年之后,握紧了梦寐以求的东西。
       嗯,就是一颗小小的糖果,甚至于并不好吃也不是很甜,但它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补全了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一部分。


       从入坑开始,我就时常在想那颗糖的含义是什么,比如良心,爱,喜欢……后来觉得都不太对。
直到最近有些人对薛洋在什么时候最快乐最幸福展开了讨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恰当的含义。
      快乐是可以忘记的,但幸福,却是值得去回忆珍藏的。
      其实相较起来,对锦衣玉食,父母相伴的我们而言,时常嫌饭不好吃,嫌糖不合口味,于是拒绝家人与亲人的好意,但你却不知道,与一个一生只希望从他人那里得到一份给予的人相比,你有多幸福。
     是,他是一个反派,但他人生最大的幸福,却只是一颗别人给他的糖果。


    
      好像写作文😂,个人观点,不喜……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会强制你认同(摊手),但如若只是因为不想让薛洋遇到晓星尘从而避免造成最后悲剧的话,其实,你已经否定了那颗糖存在的意义了,事实上没有那颗糖和有那颗糖的薛洋我都喜欢,但我希望,他曾经,有一个家,被人关心过,爱护过,哪怕是不真实的,哪怕最终虐得要死,可是,洋洋还是被人当成孩子好好疼爱过了。这是原著写过的,唯一能够安慰我的事了。
        我又不贪心,对于一个从未得到过家的恶人来说,两年多,不长也不短了。
        其实想到你幸福的样子,我也挺幸福的😊

【武华】818那个在誓剑石误伤无辜华山剑客的武当道长

雨酥:

-一发完


-高冷道长和皮皮华(?)




1




华山是个风景玩家,修为在平均水平上下,打本有一定概率被踢的那种。不过,他平日也不常跟别人组队下本,最大爱好就是清完日常后用轻功上天,飞遍整个地图,找个高点打坐,俯瞰芸芸众生。


他没有帮派,没有亲友,最近连日常都不怎么清了,专注刷npc好感,硬生生把一个网游玩成了单机游戏。


这天华山心血来潮跑去给齐无悔送礼物。这个地方虽然冻得人掉血,但事实上是冻不死人的。于是华山撑着一丝血皮,无聊地打起了坐。


这时,远方飞来一剑,“啪”的一下,他死了。


瞬间进入战斗,瞬间脱离战斗。


华山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串问号,转眼间,他已经瞬移到了监狱里。


得,敢情是被义士打进来了。


正好华山十分无聊,打开飞鹰看了看那人名字,搜出来,发现是个武当,遂发过去一条消息:顶着92级严寒也要来打,太拼了吧!


过了几秒,武当回复:?


华山惊了,赶紧打开飞鹰确认了一下,打死自己的确实就是这个人,于是回道:不是你在誓剑石打死我的?


漫长的十几秒过去了。


武当:刚好在那边做义士任务


武当:没想打你,群伤技能误伤了


华山:……


行吧,如果他的命格里有幸运这一条,那这一条一定是E。




2




所谓不打不相识——虽然只是华山单方面被殴打,但是,好说歹说,他拥有了游戏生涯中第一个说过话的好友,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武当的游戏日常似乎也十分无聊,但是这个无聊跟华山的无聊又有点不一样。华山是太懒,武当是太闲。武当的各种日常都做完了,华山的活跃度还是0,对比鲜明。


武当估计是太无聊了,给他发了条消息:我带你下本?


华山:你打,我躺?


武当:好。


于是华山真的挂机躺了。后来看着道长一个人在那打,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冲了过去。血条哗哗掉,没几下,还就真的躺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副本名称,好家伙,麻衣侠士。


那边武当大概是发现他忽然重伤躺了,边打还边抽空给他发了条消息:?


华山:……没事,你打,我躺着就好。


他这才想起来看一下这个道长的信息。喔,修为榜前三,还是一个大帮派的帮主,原来是大佬,怪不得这么浪。


——不对,这等大佬为什么会纡尊降贵跟他这等贫民玩家一起玩耍?


在躺着看武当单刷整个副本的过程中,华山提心吊胆地脑补了数十种情况,什么也许他以前跟别人组队的时候无意调戏过大佬的情缘现在大佬来寻仇啊,什么也许他以前不小心抢过大佬的盗墓贼现在大佬来寻仇啊,什么也许他以前在世界频道唱歌辣到大佬耳朵了现在大佬来寻仇啊……


对了,大佬一定是故意挑他打不过的本,为的就是让他死去活来活了又死磨装备耐久骗他花银子修装备,还不用亲自出手,真是细思恐极!


从副本里出来后,华山斟酌了一下言辞,委婉地道:道长,你修为这么高,平时应该很忙吧,不用特意来陪我的。


武当秒回:没事。


生怕他跑了似的,武当又道:不忙。我无聊。


华山:……


他试探着问道:我们以前应该没仇吧?


武当:之前在誓剑石误伤你?


华山:不不不,那个没什么!你别放在心上,我不记仇的!


对面沉默了十几秒。


武当:那,华山欠武当的钱?


……


华山:告辞!!!




3




最终华山这个辞没告成功。旁敲侧击,他终于确信了这个武当大佬是真的很无聊,修为高,已解锁的副本打起来都没什么压力,帮派不惹事,没什么仇敌,生活平淡,通俗点讲,大概就叫“无敌是多么寂寞”。


华山忽然有点同情,不怕死地问:这么无聊,你怎么不A?


武当:A了更无聊。


好吧,这话是真理。


华山:那我们真是太有缘了,我也很无聊,虽然我们的无聊不太一样。


华山:算是报答你带我下本吧,我带你见识一下贫民无聊玩家是怎么玩的?


武当:?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风景玩家,别的不说,对各大地图的地形,华山可谓烂熟于心,带人游山玩水不在话下。


第一天,华山带着武当把全华山的NPC包括一般人见不到的枯梅掌门跟神秘人都撞了一遍,还顺带讨论了一下暗流涌动的剧情,然后感慨这游戏坑真多。


第二天,华山带着武当去跳金顶,跳完就在萧疏寒脚下装死,头完美地钻进了掌门裙底。武当和萧掌门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串省略号。


第三天,第四天,华山带着武当飞遍江南和中原,从这个山头飞到那个山头,到处找高点拍照,末了问道:如何?


武当:果真很无聊。


华山哈哈大笑。


……


第七天,华山让武当把王猛引开,自己疯狂偷瓜,偷着偷着,武当忽然给他发了两条消息。


武当:你


武当:要不要来我帮派?


华山一惊,手里的瓜都掉了。




4




虽然感觉大佬的帮派里一定大佬如云,但华山臭不要脸地说要是帮里有人欺负我你这个帮主可要罩着我啊,得了武当一句嗯之后,就放心地进了这个在未来将会改变他游戏生涯的帮派,毫无心理压力。


虽然感觉大佬的帮派一定很热闹,但华山没想到会这么热闹。


一进去,一打开帮派频道,下来一排红包,晃花了贫苦华山的眼。


一灯灯抡死你:帮主带男人回来了!姐妹们,列队欢迎!


钱已还蔡居诚:欢迎师兄!师兄来唱歌吗!


贫僧慈悲为怀:本帮传统,进帮唱歌。


谁都看不见我:大家进来的时候都唱了。不唱立刻踢。


又出来几个人来疯的暗香和云梦,一排下来全是“\唱歌/\唱歌/”。


华山发了一串省略号,密了武当:贵帮太热情了,受宠若惊。


武当:……


武当:瞎起哄而已。


武当:不用理他们。


华山心想这怎么行,收了人家的红包什么也不干多不好意思,虽然你罩着我但我还真的怕哪天惨遭帮派成员追杀啊。于是他真的唱了两段,发到了帮派频道。


一灯灯抡死你:卧槽!发了那么多个红包,你是第一个真唱的老实人!


一灯灯抡死你:等等,这个声音!我的妈,耳朵怀孕了!!!


钱已还蔡居诚:卧槽,师兄嫁我!!!


钱已还蔡居诚:华山内销了解一下?


贫僧慈悲为怀:这位小哥哥,可以抱一下小和尚吗?


一灯灯抡死你:[红包]×10


一灯灯抡死你:继续唱!不要停!


谁都看不见我:一个红包唱一句?那我也来。


谁都看不见我:[红包]×10


这下华山是真的受宠若惊了,看着一排排刷下去的啊啊啊啊和红包,竟一时分不清这些人是真情实感地夸他还是虚情假意地捧场,正慢慢拖着刷得飞快的帮派频道,慢动作点红包。忽然,消息增长的那个数字定格了。


他拖到最下边一看,是武当发了两句话。


武当:都闭嘴。


武当:帮战。




5




帮派里的小姐姐们都很热情——听过华山惊鸿一唱之后就更热情了,天天大早上蹲等他上线喊他一条龙。


华山想起世界频道里喊一条龙的都要八九千修为起步,自己每次加进去都被踢,心情有点复杂,说:不了吧,我修为太低了。


一灯灯抡死你:不啊不啊,打个新秀不是绰绰有余嘛,我们又不赶时间!


钱已还蔡居诚:是啊是啊!你来躺着也行啊!我们挂机打!


华山被小姐姐们的热情感动到了,打下“好啊”两个字,还没发出去,频道里又多了两条。


武当:我带他打。


武当:你们自己拉野。


鬼使神差地,华山的手停在发送键上,点不下去了。


一灯灯抡死你:???公然抢人?帮主来插旗吧!


武当:来。


一灯灯抡死你:我错了,我开玩笑的,打不过你。


钱已还蔡居诚:团宠师兄(


贫僧慈悲为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


华山默默关了频道,慢悠悠跑到齐无悔旁边,开始打坐。


按理说对方擅作主张替他做了决定,他应该生气才对。


但是为什么,他生不出气来,反而还有点开心呢?


思前想后,心里痒痒的,他再次打开帮派频道。


钱已还蔡居诚:这样吧,帮主唱个歌,我们就把华山小哥哥让给你怎么样?


谁都看不见我:这个好,我还没听过帮主唱歌。


一灯灯抡死你:好!!!双手双脚赞同!!!


武当:……


武当:不唱。


贫僧慈悲为怀:帮主不唱,我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一灯灯抡死你:这么扎心的事就不要说出来了。


钱已还蔡居诚:让我们心存幻想。


……


华山心里一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膨胀,松松软软的,又暖得很,呼之欲出。于是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打字栏。


华山:我想听!


华山:你就唱一个呗。


一灯灯抡死你:干得漂亮!!!


钱已还蔡居诚:啪啪啪啪啪啪啪!愣着干嘛,鼓掌啊!


贫僧慈悲为怀:目瞪口呆.jpg


武当:……


频道里跟着起哄了一排消息,看着武当发了那串省略号之后再也没说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华山心想该不会真生气了吧,一看整个频道安静如鸡,仿佛大家都被吓到了,心里就更忐忑了一些。


又过了很久,频道里还是没人说话。华山有点绝望,赶紧打开好友列表,看到武当还没删自己好友,松了口气,打了个对不起,正要发出去。


帮派频道突然炸了。


武当发了一段语音。


几秒之后,频道顿时被红包和啊啊啊啊啊和帮主娶我的呼声淹没。


华山费了很大劲才翻到武当那段语音。只唱了两句,跟他想象中的声音很像,低磁,有点清冷木讷,咬字很清晰,听起来很冷淡,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但是又像一根细细的羽毛,慢悠悠地挠人心尖,挠得人心痒痒,再也忘不了那种感觉。


华山反复点了那段语音很多遍,最后也没敢说话或者看后面武当有没有说话,关了帮派频道,蹲在齐无悔旁边,又开始打坐。




6




帮派里的日常很和谐,然而道理大家都懂,生活并不可能毫无波折。所谓流年不利,大抵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华山安安分分与世无争地当了几个月的风景玩家,偶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某一天打开帮派频道,被一排排刷出来的“我帮帮众xxx在xxxx被xx帮派的xx杀死”惊呆了。


一灯灯抡死你:艹被堵复活点了。


谁都看不见我:多大仇?存心来惹事的?


华山:怎么了?


钱已还蔡居诚:没事,对面那个帮主嚷嚷着我们帮有人杀了他们帮萌新,带了一票人来截我们行商而已。


华山:……???


贫僧慈悲为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华山努力回想了一下,回想起半个月前的一件事,忽然间,一股心慌油然而生。


华山:……那啥,好像是我的锅。


一灯灯抡死你:???


贫僧慈悲为怀:怎么回事?


华山:半个月前我跑课业的时候看到有人开红杀新手,看了下修为没我高,就顺手过去一套连招送他走了……


钱已还蔡居诚:………………


谁都看不见我:……那个人就是那个来找事的帮派的人?


华山纠结了很久,叹了口气,打了一句对不起,还没发出去,频道里已经刷了一排。


一灯灯抡死你:没事,你不用太在意。


贫僧慈悲为怀:他们看我们不爽很久了,只是恰好找到个理由来挑事而已。


钱已还蔡居诚:怎么说,是他们那边的人先动手的吧?开红杀萌新真以为没人敢挂?要我碰到我也快雪时晴教他做人。


一灯灯抡死你:嗯嗯,你别有心理负担啊。他们只是正好找到了理由而已,早晚都会来找茬的。


谁都看不见我:都别说了,快帮战了,先想想怎么跑路吧。


一灯灯抡死你:等会,这些人有些不是他们帮的。


一灯灯抡死你:他们还叫了别的帮的人???想把我们堵复活点堵到帮战结束???


钱已还蔡居诚:帮主救命啊!


武当:别起来了,省点耐久。其他人准备帮战,进队进语音。


华山:等等等等,我没打过帮战,不太会打?


武当:你不用来。


华山本来还想发个脸红表情卖个萌,一看见这句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心里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气不畅道不通,堵得难受,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他才想,要是自己当初不那么无聊,花点心思去提修为就好了,好歹这个时候还能理直气壮地帮点忙,不至于被嫌弃了自己还在生闷气。


华山关了游戏,又不死心地打开,正好赶上对面那个帮派的人发千里传音点名骂他,说多好一个帮派出了他这么一个败类,看得他犹如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底。


钱已还蔡居诚:要不要脸?自己开红杀萌新的事只字不提?


一灯灯抡死你:艹,我爆手速逃出来了,帮主我在回来路上了!


谁都看不见我:就他会买喇叭?让我先躺着,买几个喇叭骂回去。


贫僧慈悲为怀:大家都冷静点,先打,这些事秋后算账。


钱已还蔡居诚:卧槽,帮主的声音听起来好生气啊……


一灯灯抡死你:害怕,从来没见过帮主这么生气的样子……


谁都看不见我:???你们还有空打字,帮主不生气才怪吧???


……


世界里刷过一条又一条的喇叭对骂,华山没心情看下去了,点开了好友列表,犹豫了很久,他给武当发了条消息:对不起啊。


原本想着这时武当应该在指挥帮战没空理他,又或者生气了不想理他的,但是没想到武当回复得很快:没事。


武当又道:不怪你。


华山心想怎么能不怪我呢,不管怎么说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责任还是要担一点的。


打开帮派频道,几个活跃的人还在吱吱喳喳,武当向来话少,不常在帮派频道说话。华山有点遗憾,心想要是自己修为够高,待在武当的帮战队伍里,兴许此时还能听听他的声音?


但是无所谓了。想到这里,华山下定了决心,买了几个喇叭,毫无底气但又无所畏惧打了一排挑衅的话,放话让对面去不归谷找他,顺便爆了那个开红杀萌新的人的id,连着发了很多条。


再然后,他点开帮派,没有过多犹豫,果断地点了退出帮派。




7




华山修为不高,胜在操作,越一千修为杀人不在话下。来不归谷找他的几个都是不怎么会玩的,几下就被他杀回去了,真跟他有仇的那个打不过他,对面修为碾压他的高修大佬估计也懒得来打他。所以,到最后,竟然没人来找他了。


而世界上的喇叭骂战还在继续,只不过形势发生了一点变化。估计是那天被杀的新手里正好有哪几个大佬的小号,一时间出来了很多不认识的人喇叭一条接一条地声讨对面。华山看得谜之感动,心想现在帮派频道里的小姐姐们一定在敲锣打鼓喊爽,只可惜自己看不到了。


这会儿帮战估摸着也该打完了,好友里却没有新消息提示。华山心想自己退帮了武当应该不至于发现不了,不来问自己话可能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或者不想为难自己?


唉,到头来,还是自己在一个劲地给别人添麻烦。


华山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心里无端端轻松了许多。等了半天,没人来找他打架,也没人给他发消息,于是他什么也不说,点了切换角色回到了登录页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这样感叹着,华山点下了删除角色的按键。




8




卸了游戏之后,华山总是想起之前自己跟武当的对话。


这么无聊,你怎么不A?


A了更无聊。


现在他深刻体会到,退游之后,他是真的很无聊啊!


虽然也试过玩别的游戏,但是他总是时不时回想起自己在金陵、江南、云梦飞来飞去的日子。好嘛,开个号回去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


于是华山又回到那个区,又创建了个角色,又是华山剑客。


做完各种任务之后他乐呵呵地跑去找齐无悔打坐,正好赶上世界频道深夜飙歌场,各种鬼哭狼嚎,听得他心痒痒,忍不住也哼了两句。


华山想,这个点了,应该不会碰上熟人吧?


事实证明,如果他的命格里有幸运一项,那一项绝对是E。


华山发了语音,世界频道忽然爆炸,飞过去一排眼熟的id。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并细看那些眼熟的id都是谁都发了些什么,远处忽然飞来一剑。


啪的一下,他死了。




9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华山心如死灰,默默跟着不知怎么准确定位到他的武当进了帮。


一灯灯抡死你:帮主夫人回来了!姐妹们!列阵欢迎!!


钱已还蔡居诚:恭迎帮主夫人!!!


贫僧慈悲为怀:[红包]×10


谁都看不见我:[红包]×10


谁都看不见我:份子钱,不用谢。


华山:……


不知所措之际,武当密他:瞎起哄而已。


武当:不用理他们。


历史果真惊人地相似。


华山笑了两声,不怀好意地回道:我还以为这游戏多了个职位叫帮主夫人?还是你让他们这么叫的?


武当:……


切回帮派频道,华山看见武当发了一句:闭嘴。


一灯灯抡死你:嘤嘤嘤帮主明明高兴得很,还让我们闭嘴,过河拆桥啊!


谁都看不见我:当初是谁打帮战打到手机没电过了八百年才回来一回来就发现媳妇跑了遂发火怼对面的……


钱已还蔡居诚:嘤嘤嘤,我也好想有人为我怼遍天下人哦!


贫僧慈悲为怀:哪有那么夸张,你们别添油加醋了,主角还在看着呢……


一灯灯抡死你:最近不是出了很多双人玩法吗?帮主囤了很多烟花了吧?快趁热上啊!


武当估计是看不下去了,放弃了管教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吃瓜帮众,给华山发消息道:别管他们。


华山:可是我觉得还挺开心的?


武当:……


华山:你当真囤了很多烟花?当真很高兴?


武当:……


过去了短暂又漫长的十几秒,华山心里打了十几秒的鼓,快要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主动投降自暴自弃地来一句“我开玩笑的你别介意”了,武当忽然道:当真。


消息发过来的一瞬间,他眼前忽然炸了一个传闻中的君心·念念不忘。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


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华山曾经很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无聊,但事实上,如果自己不是那么无聊的话,他也就不会遇上武当了。


缘分到了就会遇见,不是很正常嘛。好比他A了又回来,反复横跳,不还是好死不死又跟武当碰上了。是偶然也是必然,正如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心血来潮热血上头,也是必然。


华山:嗯,那我也当真。





【宋晓薛/曦瑶】人生若只如初见(一)

林荫—慕情唯一官方认证的夫人:

晓星尘和宋岚并肩走在街上,心脏狂跳不止。没记错的话,上一世他们就是在这里和薛洋初遇。

上次看见薛洋是什么时候?恐怕是十几年前了,晓星尘横跨三省抓薛洋。义城那三年,晓星尘无数次想过那个少年的模样,他应该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张雪白的脸蛋,笑起来甜甜的,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再后来,晓星尘终于知道那少年的模样了,果然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只是…

到了,终于到了。晓星尘看见了那抹熟悉的金黄色的身影,强行克制住了上前把人抱在怀里的冲动。

薛洋正要掀摊,手腕突然被拂尘缠住。他抬起头,看见一个黑衣道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身子还微微发抖。

“你们道士都这么爱管闲事的吗?老子掀个摊子就把你气得发抖?“薛洋不耐烦地甩甩手腕,嗤笑道:“赶紧把你薛爷爷放开,要不然让你好看。”

金光瑶叹了口气,薛洋怕是没听说过眼前的这个人。薛洋如果真的跟宋岚打起来,肯定讨不到好处,到时候他还得出面收场。

不知道哪句话激怒了宋岚,宋岚面色铁青,猛的一拉拂尘,把薛洋拉了个大趔趄,重心不稳向前摔去。

宋岚没想把薛洋弄摔,毕竟他们这辈子没仇。他伸出手,准备扶薛洋一把。

晓星尘却是先他一步冲上前,接住薛洋。

“我说,你们道士一个个的都有病吗?”薛洋咬牙切齿地在晓星尘怀里挣扎,“松手,放开老子!”

晓星尘牢牢地把人按在怀里,喃喃道:“真好…幸好还不晚…”

晓星尘死的时候已经年过二十,修为比十七岁那年要高得多。而薛洋还只有十五岁的修为,被晓星尘按得死死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薛洋动弹不得,起了恶心晓星尘的心思,他在晓星尘脸上啄了一口,笑嘻嘻地看着晓星尘:“你别是个断袖吧?来,叫两声好听的,老子心情好就收了你…”

“哎哟!”薛洋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宋岚竟然拿拂尘打了他的屁股?!

薛洋很多年没被人这样侮辱过了,他又气又恼,稚气俊俏的脸都气得扭曲了,“你活腻了吧?打谁呢?”

“打你。”宋岚冷声道,又在薛洋屁股上打了好几下。


薛洋被晓星尘按着,躲不掉又没法还手,尖尖的虎牙把薄唇都给咬破了。他低骂道:“狗日的东西脑子被驴踢了吧?老子惹你了?”

“还不老实?“宋岚冷冷地看了薛洋一眼,又要再打。

“子琛,别再打他了。”晓星尘心疼地摸摸薛洋软绵绵的发丝,“薛…小兄弟,实在对不住。你跟我们回去给你上点药吧?”

“老子操了你婊子妈!”薛洋气得哆嗦,要不是这人按着他不让他动,他会挨那么多打?

晓星尘自知理亏,没有反驳,放开了薛洋。薛洋剜了他一眼,一溜烟躲到金光瑶身后去了。

金光瑶憋笑憋得肚子疼,终于有人替他教训这个小兔崽子了,简直太感谢宋岚了。

宋岚往这边走了一步,薛洋吓得一颤,随即觉得丢了人,连忙摆出一副不屑的态度,翻着眼睛看着宋岚。

“拿着。”宋岚把一个小瓷瓶扔到薛洋怀里,“如果你不想一个月都坐不了凳子的话,就乖乖的上药。”

薛洋“切”了一声想把小瓷瓶丢掉,但又觉得屁股肿着很没面子。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宋岚转身走了。

“行了,人都走了,你就别好面子了。”金光瑶微笑着拍拍薛洋,“薛客卿回去老老实实的躺着吧,伤好之前别出来了。”

“金、光、瑶!”薛洋可不怕金光瑶,他恶狠狠地瞪着金光瑶,咬牙切齿道:“所以你就看着我挨打是吧?”

“我觉得薛客卿以后还是不要随随便便亲别人吧。”金光瑶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笑容,言外之意是谁让你亲人家,活该被打。

“你们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薛洋面色阴沉地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冷笑道。

如果大明和基三之间的次元壁被打破了。

淳良-说难太太今天补档了吗:

  闹出了件大事:副本里的传送点通向别处去了。


  平时并没有人找上它玩儿,因而并不知晓这毛病。华山闲不住,正等着后边云梦赶过来开头目的时候往边上一溜达,等到了奶妈时武当一唤,才发觉输出不见了。


  华山平日里浪得很,道长当时皱皱眉头便上了战场,过了两三天也不见人回来,才觉到是出了件大事了。


  道长说,我并不愿意去寻那穷鬼,如何不济也有他师妹顶事。可是五大门派少了个成男,终究是不好的。何况他还欠着许多银两,都在账上记着,总不能让他这么逃了债去。


  道长开了口,官府便开始憋着笑干事了。好容易把人给捞了回来,抬头第一句却是:

 


   “纯阳的小道长太可爱了!!!”


  好么,这可不是去大唐溜了一圈么。道长脸都黑了一半,可是传送点修好了,他还能一个兕望月把人扔回去不成。


  后来道长足足把人当了半把个月的空气,还每日千叮咛万嘱咐,要萧居棠留意着身旁,千万别叫华山近身。若是被人掳去,那便不只是要我们销债这么简单的事了。


    那么这事儿是怎么结的呢?






  华山偷了颗少林的返璞丹,当作孝敬债主的珍馐连哄带骗着道长吃了。






       没然后了。

【魔道/天官/渣反】如果当一觉醒来小受们变成猫

浅篱:


突如其来的脑洞,挡也挡不住
ooc


忘羡:
蓝忘机:这是?怎么会有一只猫啊
把猫抱在怀里,四处转
蓝忘机:魏婴呢?
魏无羡乖巧的蹭蹭蓝忘机
魏无羡:我家蓝二哥哥就是好


聂瑶:
聂明玦:这是哪里来的猫,阿瑶弄来的吗,话说阿瑶去哪里了,应该是去办事情了吧
对自家媳妇非常放心
金光瑶默默的等着变回来


曦澄:
蓝曦臣是被江澄挠醒的
江澄:蓝涣,你给老子起来,老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蓝曦臣:嗯?怎么会有只猫?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阿澄呢?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不小心弄疼他了,生气回莲花坞了吧


晓薛:
薛洋醒来的第一件事是趁着猫身上蹿下跳的找糖果,昨天晚上被晓星尘藏起来了。
晓星尘:这只猫在干什么,阿洋呢
薛洋终于找到了糖果,幸福的舔舔舔
晓星尘:你不会就是阿洋吧


追凌:
蓝思追:这里怎么会有只猫啊,是误闯进来的吗,阿凌呢?又跑到哪里玩去了。
金凌:混蛋,老子在你心里就那么贪玩吗?


桑仪:
聂怀桑:嗯?怎么会有只猫啊,景仪呢?景仪呢?景仪呢?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啊QAQ
蓝景仪:我知道你不知道……


花怜:
花城:哥哥呢?
看见有只猫,用手拎起来
花城:是不是你搞得鬼
谢怜:三郎,我就是你的哥哥啊QAQ


权引:
权一真:嗯?怎么会有只猫啊,还挺好玩
疯狂摸头
权一真:师兄呢?不会被抓走了吧,我要去揍死他,把师兄救出来
引玉被揉的晕头转向
引玉:这个傻孩子……


双玄:
贺玄:嗯?他人呢?
找了一圈没找到
贺玄:不会是因为想起以前的事情,离开了吧……
师青玄围着贺玄转圈圈,
师青玄:我在这呢,我没走啊
贺玄直接无视(完全不懂这只猫在干什么)。


风情:
风信:嗯??这是个什么玩意,慕情呢?不会是闹脾气了吧。
慕情上去一阵乱挠
风信:我操了!!!


冰秋:
洛冰河:师尊呢,这个时候他应该不会出去的啊
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直接把猫无视了)
洛冰河:师尊不会又不要我了吧
沈清秋:(扶额,如果猫会的话)冰河啊,为师在这里呢。


尚漠:
看见猫,拎起来,丢掉
漠北君:他人呢
尚清华:大王,你怎么能这样,要热爱动物啊QAQ


再次给自己打个小广告(求不打)
魔道同人文:当魔道众人入了江湖
必须甜
上链接: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


第三章


各位看客,欢迎来捧场,比心❤

魔道多CP相性一百问

华昔:

2.性别是?
美洋洋:不愧是小瞎子,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我们都是男的问题,你还要问?
阿箐:这可不一定,有些看起来不太像。
一米七:(露出半截寒光闪闪的恨生,笑眯眯的看着小瞎子)阿箐姑娘,祸从口出,我看还是直接开始下一问吧。


3.年龄?
阿箐:这个也过吧,根本就没公布!(再摔剧本)


4.自己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忘羡】
汪叽:冷静,又不冷静。
wifi:二哥哥还有不冷静的时候?
汪叽:有。
wifi:是不是在想某个黑衣佩戴陈情之人?
汪叽:是。
【众人:明明天天的时候都面无表情!】
汪叽:心。
【众人:……】


【晓薛】
小星星:比较温柔,有时候还有些迟钝。
美洋洋:道长特别温柔,只不过有些时候控制不住。
【众人:???我们好像知道了什么】
阿箐:坏东西你胡说些什么,这是个正经节目!
小星星:阿洋…
美洋洋: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夸夸其谈,实话实说而已,不像那个一米七一样,天天假笑谎言无数,道长你脸红什么?我自己的性格就是英俊帅气 潇洒风流 嗜甜如命……(此处省略十万字)
一米七:又黑我?


【曦瑶】
吸尘器:雅正。
一米七:隐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仇亦如此,优柔寡断。


【温瑶】
温总裁:你看我这个称呼就知道。
一米七:隐忍,犹豫不决。
温总裁:小瑶儿不必纠结那些,想杀就杀,有我在帮你什么都不用怕,就算是你要杀我,我也心甘情愿。
一米七:宗主…


【柳澄】
柳清歌:简洁,直白
【众人:果然很简洁直白!】
江宇直:简洁,直白
wifi:师妹你确定?
江宇直:魏!无!羡!(一紫电就抽过去,并扔了一只仙子)
wifi:蓝湛救我!有狗!
仙子:汪汪汪(吐着舌头卖萌)


【追凌】
蓝思追:雅正,有时候也会感觉到束手无策。
大小姐:本公子当然是玉树凌风,完美无缺的性格。
蓝金鱼(景仪):不应该是大小姐脾气吗哈哈哈
大小姐:蓝景仪你找死!
思追:(无奈)这就是我说的有时候会感到束手无策。


【双聂】
聂大:嫉恶如仇,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可是没有谁生来就是恶人的。
一米七:大哥…
三不知:一问三不知算不算?
阿箐:算。
聂大:……


有很多CP没法写出来,比如恶友组,曦澄组,双鬼道组,三尊组,聂瑶组,桑瑶组,仙苹组,蓝气人和规训石等,全写出来的话,每一问都太长了,如果有想看的小可爱,可以在评论里说,只能写小番外。另外有没有人萌奶爸组(江澄 金光瑶)啊,一起带大金凌,想想就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