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一人之下/玉碧/原著paro】《不辞春信》【上】(张灵玉×张楚岚)

钟如饮:

胡乱写一通考完试浪一发/


终于放假了开心/






今年的雪来得格外的早,声势浩大地像是要把人间繁华埋尽。


张楚岚坐在椅子上,人在这,心思却不由自主往外飘。


徐三徐四在外屋说话,倒不是刻意避着冯宝宝和他,怕只是徐三开火做饭,徐四倚着门顺便同他唠嗑几句,而这厢,冯宝宝正在切水果,她难得装扮得素净些,不似往日邋遢。


“宝儿姐,咱们最近没事了吧?”张楚岚看着宝儿姐手里舞得极好的一把断刃,忽然开口。冯宝宝眼也不抬地回了一句:“嗯。”




原来三天前,张灵玉从龙虎山下来,他今年要留在山下,同张楚岚一起过年,便暂且住在了张楚岚那,公司的几个人也是知道的。虽说公司与天师府之间未必没有一点冲突,但闲着的时候,谁又愿意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事做呢?徐四居然还撺掇着张楚岚把他这位清高的小男朋友带过来,大家一起过年。


“你急着回去?”冯宝宝感觉到张楚岚的一点心不在焉,便直愣愣地这么问了出来,她直觉敏锐,虽然不懂世故,却总能一针见血说出些什么,张楚岚讪讪地笑了笑:“没有。”


“你在等张灵玉。”这回是肯定的口气了,冯宝宝面色平静地吃了一瓣桔子,“你要是着急就回去吧,反正今天是没事了。”


估计是桔子酸,说完这句话,冯宝宝神情有些微妙地捂住了牙,然后露出一个颇令人觉得好笑的神情来。






于是大概傍晚六点,张楚岚终于出了哪都通的大门。


他其实说不上着急,只是心思不由自主地飘到他的小师叔身上去。张灵玉固然天资卓绝,然而于人世可谓一无所知,而今贸然下山,张楚岚总觉得自己有责任照看他几分。


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张楚岚掏出烟凑着火点燃了,他漂亮的手指拿着打火机,火光明灭一刹照亮了清澈的眉眼——这时候的张楚岚总比平日里多出几分缱绻,缱绻里又透着几丝堪破世事的凉薄。




咬着烟漫不经心抬眼,张楚岚却见街道对面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白色道袍外裹着不那么合身的旧羽绒服,手持一柄红色雨伞。


那伞和羽绒服张楚岚都认得,都是他的。


那人他也认得,也是他的。




原来张灵玉摸到了公司门外等张楚岚,他其实也不需要穿外面这一层,只是张楚岚告诉他要入乡随俗,总不能在满街裹得厚重的人群里,穿着那一身薄衫立在冰雪里。


“小师叔。”张楚岚笑着抬手,“你等了多久了?”


“也不长。”看着向他走过来的张楚岚,张灵玉也走上前去,一下子用伞遮住了张楚岚。


“反正现在时候也不晚,咱们一起去把年货买一买,过几天繁忙时候就不用去了。”张楚岚这么打算着。


“好。”张灵玉面色淡淡地点点头,他给寒风吹得面颊有点发红,衬在冰雪面上,倒生出几分灼灼桃花色。




于是他俩共撑着一把伞往超市走去,快到年关时候的街上,纵使白雪纷飞寒风凛冽亦不减繁华,到处是霓虹绚烂灯火煌煌,人们带着点节日里的喜气笑容满面地走着,喧嚣的人语声似从天边传来。


忽然听到一声带着喜悦的惊呼。


人们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远处天际绽开一朵极绚丽的烟花,火光熠熠,零落时,如星屑金缕纷纷。然后随即而起的数十朵烟火又升起,在夜空与城市的灯火之上,开出火树银花,直把皓皓长空变幻作不夜天。


他俩也驻足看了一会儿,张灵玉在火光下拿眼瞧张楚岚,只见他噙着一抹盈盈的笑意,眼底水色烟岚被烟火的余烬燃烧而起,似是察觉到张灵玉的目光,他转眼迎上张灵玉的眸子,含笑唤了一声:“小师叔。”


“不是要办年货吗?走吧。”给张楚岚一声唤唤得心猛地跳了一跳,张灵玉有些慌乱地调转开目光,牵过张楚岚温暖的手,不自觉十指相扣着往人潮走去。




【tbc】

评论

热度(27)

  1. 红尘待你回钟如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