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开头(炸裂式ooc瞩目

kikio:

红泥小火炉,半盒枣花酥。举杯邀明月,遥看近却无。

张楚岚摇头晃脑地编,厨架上糕点盒拆得千疮百孔,他嘴边还沾一块点心渣子。那枣泥打得香软细,酥皮都粘着一股子柔甘气,再好吃也堵不上他的嘴。

张灵玉听得直皱眉,耐着性等凉水进锅,他肉块一送抬脚就要出门。

张楚岚叫了声小师叔哪儿去呀。

找个没人吟诗作对的地方。想归想,张灵玉没吭声,严丝合缝的脸色绷不住,露了点嫌弃。他眼角生得挑,欲扬不扬,衬得两分意味深长。

张楚岚当那八分嫌弃作厨余,对着两分深意动刀动枪。

小师叔留步,刚才不作数。他清清嗓子,倒真像那么回事儿。

张灵玉目露怀疑。

桂皮托八角,辣椒捧生姜,料酒掺进生抽里,冰糖蹭碗沙沙响。张楚岚是个手持漏勺的登徒子,抖着腿等肉出水。

登徒子笑道。

洗净毛污切四方,熬糖和水拌成浆。

味精盐蒜加黄酒,八角姜葱并辣王——



四九城烈烈寒风起,王道长没有枣花酥没有红烧肉,他一开门冻了个激灵,换了件厚外套才敢站到日头底下。

起得晚,踩着点赶在收摊前要上两碗豆腐脑,稀稀碎碎,都是剩的底儿。他吃一碗,对面摆一碗。热乎劲儿散掉七八成才有人坐下,王也没抬头。

那厢幽幽一句歌管楼台声细细。

秋千院落夜…咱能换个暗号吗。

诸葛青摸摸下巴。那换前一句?他问。在王也扣他一脸豆腐脑之前改口。

我开个玩笑。诸葛青试图正色。

王也一扔勺子。讲吧,什么事儿。

诸葛青喝了口料汤品品味。怕是免不了龙虎山一日游。他说。



被点到的人还在后厨肉块精烹十足味火候恰当久飘香,背得眉飞色舞,一没留神半包香烟掉出口袋。

张灵玉没说话。

张楚岚开始冒汗。








emmm想搞个长一点的玉碧&青也 开了个头把人物开崩了(强项)


放着…寒假……也许修好再写写……(已经不会码了


歌管楼亭声细细emmm大家懂的

评论

热度(111)

  1. 红尘待你回kiki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