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异人/玉碧】无题(张灵玉×张楚岚)

钟如饮:

天师府一战后大概过了几个月,待到冬大雪,山间景色最清寂时,想着年关将近,正好公司也给员工们放年假,老天师便派人报了个信给张楚岚,让他回天师府住上段时间,也和长辈同辈们聚聚。


老天师此番想法有二。


一来张楚岚举目无亲,不知多少个新春是自己一个人过的,这后辈徒孙也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老天师老了,早不如年轻时冷厉,慢慢慈和下来,便也添了许多慈爱之意。


二来张楚岚如此人才,毕竟还是要算在天师府的门宗上,只是他现在是公司的临时工,平日里不好说什么,既然认了祖,归了宗,春节回来也是向异人界表表态,这般优秀出挑的后生,到底还是认了天师府的。




而张楚岚那边呢,冯宝宝自是被徐三徐四接到徐家过年节去了,他心思再玲珑不过,总不好舔着脸也跟去,况且也是一个人过了十几年春节的,虽说是难免想想亲人,觉得有些寥落,但是凡事一旦习惯了,也就不难熬了。


但谁承知天师府竟送了信来,让他回天师府去,当时张楚岚刚从外面跑回宿舍,裹着羽绒服冻得鼻头耳尖微红,拿到信匆匆一览,又忍不住逐字逐句再看一遍,竟然觉出几分难言的暖意来,当下爽快一应,就来了。




于是今年腊月寒冬,天师府收拾出一间客房来,张楚岚倒是权且可以在这山间逍遥些日子,他虽有“不摇碧莲”名声在外,说话做事却早是个人精,山上的小道士们很快就能和和气气同他打个招呼,也有活泼地同他笑在一处。


不过奇怪的是,上回看见他还和颜悦色的张灵玉,这几次看着他都神色不大对劲。


张楚岚想了想自己近来应是没有得罪这位小师叔才是,便也愈发不解起来。






且说这日,张楚岚杵在门前石头边抽烟。


张灵玉本是来同老天师说些话的,一出门,看见了张楚岚,一张素来冰堆雪砌的面庞愈发寒了起来。张楚岚当他是素来清高自诩,不爱这烟味儿,便把烟掐灭了:“哟,小师叔好。”


张灵玉淡淡颔首,转身出了院门。


看样子是往练功房去了。




老天师在屋内打坐,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张楚岚说这话,张楚岚便也站在屋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屋内渐渐没了声。


张楚岚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客房。


谁知却又见张灵玉来了。


山中大雪,落而如幕,远处山头一片银妆,天地间,俱是雪霭茫茫。


张灵玉发如冰绡,面如寒玉,眉眼氤氲在烟雪里,只眉心朱砂,在这红梅白雪里,红得愈发冷艳,像是一滴欲落的血。




“怎么走到哪都是是你。”张灵玉眉头蹙起来。


张楚岚摊手一笑:“小师叔。我可一直在这,师侄很无辜啊。”


张灵玉自知理亏,索性垂了眉眼不再理他,只准备转身就走。


“小师叔,天师府冬日里也都穿这么单么?”张楚岚想着整个天师府,冬日里倒都是如夏时一般的长袖道袍,此时张灵玉身上也是昔时那件素色道袍,想来天师府地位超群,总不该是没钱的缘故。


瞥了一眼张楚岚裹成企鹅一样的黑色羽绒服,张灵玉淡声道:“山中岁月,不知寒暑。况且本是修行人,随天时而动以入春秋,何须外物。”


张楚岚笑了笑:“是是是,小师叔说的是。”


口气倒是一贯的懒散与漫不经心。




知他不将话放在心上,本就心情烦躁的张灵玉不由转身:“张楚岚。”


张楚岚抬眼望他,眼中倒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无辜,却看得人莫名窝火。


“跟我去练功房。”


“啊?”


“你一去山下半载,我看看你精进如何。”


无奈地叹了口气,张楚岚只得跟上。






来到练功房内,张楚岚脱了羽绒服,里面还是一件普通的长袖白衬衫,有些泛黄,袖口被他卷了起来,露出一截雪色的小臂和骨骼微凸的手腕。


“小师叔手下留情啊。”张楚岚懒懒散散地一拱手,眼神中也透着点漫不经心。


张灵玉却不会因此看轻了他,他早清楚,张楚岚的懒散从不是懒散,漫不经心下也许就是缜密的算计与规划。


于是他端端正正摆了一个起招式,开口道:“开始吧。”




话音刚落,张楚岚便用了金光咒向前冲来,张灵玉虽没料到他会用同之前那一战一样的起招,却也是淡然同样以金光咒迎之,不过两掌相触时,张灵玉不由脸色一变,他知道以张楚岚的天资,必然进步匪浅,却没想到他以炁为流的境地竟已精进如此。


炁体相撞,竟有水入沧海之劲。


面色微凛,张灵玉以左臂格挡,右手早已一掌打向张楚岚的咽喉,张楚岚知他如此险招,半空中变幻身形,索性借张灵玉此力跳开到一射之地。




张灵玉抬眼望他,只见那双懒散的眸子却早已凛冽起来,眉宇间透出一种刀锋般的锐利。


这确实是张楚岚。


想起天师府一役中,最后他二人对战时,那散漫少年通透明净却泠然冷冽的眼瞳,唇边不笑似笑却坚毅冷峻的弧度,张灵玉只觉心头更加烦了起来。


怎么哪里都是他。


什么怎么看都是他。






“小师叔?”张楚岚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不由开口问道。


张灵玉眉心一蹙,淡色眼瞳如冰川河海,倒是衬得眉心朱砂艳色欲滴:“切磋中少废话。”


言罢,竟是从当前位置消失于无痕,张楚岚心头一凛,只觉一道罡风自身后破空劈来,当下转身以金光咒抵之,却哪里抵得过张灵玉用了七分炁的掌心雷?


即使同样调出雷法相抗,张楚岚还是不免被这劲道一下冲撞到半空,张灵玉招法凌厉,分明是招招夺命,哪有半点切磋的样子!张楚岚虽不知他缘何如此,却看得清他眼底的纷杂繁芜,在空中当下掉出一记阳雷法,绛宫雷如冰色,霎时冲破了张灵玉的水脏雷,让自己得以脱身。


但那一记阳雷,也自然消解在阴雷中。




张灵玉看着绛宫雷,却想起老天师那一句“阳雷清澈灵动,又端庄光明”。


清澈灵动,端庄光明。


他抬眼望着张楚岚干净清澈的眉眼,看着他掌心冰色的阳雷。


是了,他从来最羡艳的便是阳雷。


所以他对张楚岚也有微妙的情绪,他羡慕他,但也正是天师府那一战,让他也真正愿意接纳自己手中的阴雷,诡谲无踪,似水银流动,纵是浊而蚀志,但是————只要心智清正灵台清明,水脏亦可为绛宫使,阴亦可向阳而化。




张楚岚驱五雷正法再度以阳雷袭来,却见破空之中,阴雷结成北境苍潭再度要将阳雷全部吞噬,张楚岚蹙眉,这招他还是有些印象的,陷于其中的感受着实不好受,阴雷内渗入炁体内,金光咒于之也是毫无效果。


但是今天的张灵玉……


调动全部炁体以绛宫冲破阴雷,只见整个练功房内都被阳雷的雷光充斥,那样纯净又凛冽的颜色,张灵玉一下晃了神。


如果没有与张楚岚那一战,他也许没有办法像今日这般坦然接受阴雷。


也自然不会达到今日这般更为通透明哲的境界。


但他还是很喜欢阳雷,喜欢阳雷那样的清澈,那样的明净。


就像张楚岚的眼睛一样。




那雷光一下盛于眼前,张灵玉索性罢手,长长一叹。


罢了。






当张灵玉被雷法击中而倒地时,张楚岚还有些怔愣。


小师叔今日是……


转眼望四方练功房,早给他俩折腾的不成个样子,张楚岚走到张灵玉面前,俯首望着随意躺倒在地面的张灵玉,不由有些拘谨地勾了勾唇:“小师叔,对不住对不住。”


“不过,”张楚岚决定掏根烟出来压压惊,“小师叔,师侄怎么觉得,您今日挺心不在焉的?”


张灵玉淡淡地望着他,那双眼睛褪去了近日来的寒凉,倒如盛了一湾春碧:“张楚岚,我在想一个问题,我觉得……”


“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烟一下子冲进肺部,张楚岚自己被烟呛了一大口,开始咳嗽起来:“小、小师叔,你、这个笑话……”


“我没开玩笑。”张灵玉坚定道。


他素来是个下了决心就一往无前的人。


张楚岚也清楚。


他望着张灵玉认真的眼神,神色也是罕见的端正,然后他垂下眼睫,勾唇耸肩一笑,笑里几多喟叹:“知道啦,小师叔,现在快到开饭的时间了吧。”


“对啊。”张灵玉显然没想到他怎么把话题岔到那里去了。


张楚岚俯身伸手:“那小师叔还不快起来,师侄我可快饿死了。”


“哦。”张灵玉拽着张楚岚的手站了起来,掌心的温度从指尖递过来,好似一路要烧到心头。




他们听到门外的雪落下。






【end。】




感谢谷爸爸提供的脑洞

评论

热度(23)

  1. 红尘待你回钟如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