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一人之下/玉碧/原著paro】《不辞春信》【下】(张灵玉×张楚岚)

钟如饮:

等进了商场,张灵玉在电梯那里看着张楚岚拿了个推车,又交到张灵玉手里:“就麻烦小师叔帮我推着啦。”他笑容轻快,黑色的羽绒服衬得面色如玉,唇色微红,一笑里眼风如水,看得张灵玉心里蓦得一动。


“嗯。”张灵玉垂下眸,他把伞收好了挂在购物车上,就这么跟着张楚岚。


“小师叔,过年要吃坚果和糖的,小师叔喜欢什么糖?我自己过年喜欢买水果的……”张楚岚在食品区挑挑拣拣,神色里带着一点兴奋。


原来他自幼无亲无友,过年都是一个人过,虽然会凑合着买点东西过年,但这样办年货却是头一回。


他不爱给旁人负担,也不喜欢把这些事情拿出去说,咬着烟轻轻一笑,其实心里未必不在意。


“牛奶味的。”张灵玉这么答着,就见张楚岚点点头,快步走到了称卖牛奶糖的地方。其实张灵玉根本不爱甜食,他是随口一说,见张楚岚这样,却不由也轻轻挽起唇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来。




最后他们推车一车子东西去结账,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车,才赶回家去。


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张楚岚拿出钥匙打开门,楼道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嬉笑低语声,他会意地笑了笑,打开门把张灵玉推进去。


“小师叔你吃过晚饭了吗?”张楚岚这么问道。


“还没呢。”张灵玉是惯食两餐的,况且修行之人,几日不食,也不会觉得饥饿,谁知张楚岚却笑了笑,“冰箱里还有粥,热一热应该能吃。”


张灵玉本来不愿麻烦他,想要开口婉拒,但想到也许张楚岚也没吃,便点头答应了。




“我去热粥吧。”张灵玉把冰箱打开,果然有一锅冷粥搁在里头,是之前做多了,就把多的放在里头,张楚岚指了指右手边:“微波炉在这,你放里面,热个四五分钟就好。”


张灵玉点点头,却见张楚岚走到厨房里:“厨房里有什么要拿吗?”


“不是啊,”张楚岚洗干净手,“只喝白粥太淡了嘛,我先前洗的菜还在水池里,我弄一下炒个咸菜。”“嗯。”张灵玉把时间调好,对着张楚岚极清极浅地笑了笑,眉心朱砂刹那生艳,那满目寒川也好似能融成海水。




等炒好了韭菜豆芽,粥也被张灵玉端出来盛好了凉一凉,他俩对坐着把晚饭吃了,之后又洗了碗,因着今天确实事多,办个年货就好似打了一场仗似的,太累人,东西也没收拾就睡了。






却说除夕那天,张灵玉终于被张楚岚说动了,两个人拎着东西到了公司,就看到徐三徐四已经把火锅放在桌上烧了,这电磁炉的线也不知道接在那,宝儿姐就席地坐在矮桌边,因为过年,地上都打扫得一尘不染。


电视已经被打开了,春晚还没开始,冯宝宝剥桔子吃,看见他俩来了,推了两个剥好的桔子放在他们面前。张楚岚接过了,笑得没个正形:“谢谢宝儿姐!”


然后顺手递过一个给张灵玉,张灵玉接了,也跟着道了谢,言语里透出几分拘谨,就在这时徐四掐灭了烟走进来,看到张灵玉,一下子笑开了,他捣捣张楚岚:“臭小子行啊,真把对象带过来了。”


“四哥你可别贫了。”张楚岚带着张灵玉坐下,“你今天可别在小师叔面前开你那些玩笑。”


徐四比了一个暧昧的手势:“知道知道。”




徐三把东西送上来,春晚也开始放了,冯宝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徐三和徐四倒开始喝起酒了,张楚岚和徐四抢了不少肉,徐三倒是懒得理。




等到杯盘狼藉,吃饱喝足时候,徐四喝高了,躺在地上和徐三不知道嘀咕啥,宝儿姐倒是看不出来那样的好酒量,被徐四坏心眼灌了好几杯,愣是脸上一点不见红,还是那副懵懂淡然的模样,垃圾桶里堆了不少橘子皮。




张楚岚躲到天台上抽烟,他趴在栏杆上,一天星河尽入眼,说不出的壮阔。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推拉门打开的声音,张楚岚回头,就看到张灵玉走过来立在他身边。


“小师叔。”张楚岚手指夹着烟对着张灵玉一笑,唇角轻翘,眉眼微挑,张灵玉也对着他露出一个柔和的神色。


“小师叔你可能觉得公司有点吵,”张楚岚轻轻呼出一口烟,“但徐哥他们还有宝儿姐其实都挺好……”


张灵玉握住他的手:“我没觉得吵。”他迎着张楚岚的眸子,缓缓笑了起来,像是刹那间天地回春似的,“这里的新年很好。”


我看你在这里开心,这就够了。




后半句话张灵玉没说,张楚岚却好像明白什么地也反握住他的手指:“过几天我陪你回天师府看看老天师。”


忽然楼下传来一阵喧嚣声,原来是几个小孩子在街道边放爆竹,一声更比一声响,似乎要直震九霄,与远方烟火一同开落。




他们俩望着,知道,此后长长久久,又会是一年又一年。








【end】



评论

热度(24)

  1. 红尘待你回钟如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