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一人之下/玉碧】百年

汣尘:

江之以西,扇块状红色砂砾岩间崇山耸立,“丹成而龙虎现”,顾而有观有山,名曰——龙虎山。


此山临水树茂,吸日月精华,养一方神灵,唤为山神。


山下的村民敬道信道,传闻中老天师与这神灵神交已久,保护着这山上山下芸芸众生。


                                                                                              ——题记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那日山神从林间万物为他织下彩色的梦中醒来,耳边是娃娃的哭声,娃娃的声音很大,想必是个健康的孩子,山神翻过身,企图重新回到梦的那边去,却不料被这娃娃哭了很久很久,久到山神都有些不忍心了,他这才动了身。


 


山神站在床边,指尖点了在娃娃的眉心,金色的光芒一瞬而逝。


娃娃果然就停下了哭泣,大大的眼睛里倒映着山神的样子,长发,碧蓝的眸子,额头上的那一点朱砂,美得不可方物。


 


娃娃伸着他那肉肉的小手想要去握了山神的指尖,晃了好几下都抓不住,那认真地样子逗笑了山神,明明还只是一个肉团子,那真的握住那一瞬间,仿佛一下子握住了整个世界。              


祭日于坛。谓春分也


 


今日的龙虎山里里外外都十分繁忙,忙着准备祭典,忙着招待客人,一时也就没有人顾得上已经能够上房揭瓦的张楚岚了。张楚岚,今年五岁了,在师兄们和老天师的呵护下茁壮成长,许久没有剪过的头发已经长过了肩膀。到不是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般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这孩子实在是太皮,老天师好不容易抓到人一回精精神神地扎好了发,没一会就乱的不成样子,多次之后,大家伙也就随他去了。


 


孩子么,开心就好。


 


这边乖乖答应了师兄好好呆在房里念书的张楚岚屁股还没有捂热呢,就扒在门边,看着大家进进出出忙得不可开交,有些是他熟识的面孔,其他的那些多半就是上山来参加祭典的客人了。张楚岚一边四处张望着偷偷地溜出门,一边垫着脚尖把门带上,一股脑的混入了嬉闹的人群中走远了。


 


恍惚间,张楚岚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周围的树木长得一模一样,就连路边的那块大石头都跟几分钟前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他鼓着脸,叉着腰,眨着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泪水,但偏偏抬着头不愿意输给眼泪。


 


“师兄——师兄——我迷路了啊!!!!”


“……”


“有没有人啊,我说我迷路了!!”张楚岚干脆就在路边坐了下来,并不是十分安静的树林里交织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此时就显得有些可怕了。那些窃窃私语仿佛就在耳边,但是什么异样都看不出,就在张楚岚快要憋不住眼泪的时候,那些声音骤然停止了,他听见那个好听又熟悉的声音对他说:“到我这来。”


 


路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


张楚岚在林间的那个瀑布下看到了那个人,步子越来越大,心情也越来越急切,当他一头扎进那人怀里的时候,紧绷了许久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眼泪就止也止不住了。落在头顶的手掌一下一下抚弄着,张楚岚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怎么样也看不清那人的容貌,直到被抱了起来,他靠在他的颈间,安心感一下子带了睡意。


 


“头发要好好扎,乱七八糟,成何体统。”


 


困得摇头晃脑间,那微凉的手指在发间交叉,张灵玉的眼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日影短至,故曰夏至。


 


炎热的暑气被突如其来地一场大雨带走了,雨下个不停,就连白天也变得格外的漫长。束发为髻,乖乖束好了发张楚岚急躁地在房门口来回踱步。


 


雨不停,便赴不了约。


日不落,便看不到漫天萤火。


 


张楚岚撑着下巴坐在门沿边,看着那雨滴在地上逐渐汇成的小水塘里激起一圈圈波浪,视线一点点失焦,眼中一片白茫茫。


 


“我来接你了,楚岚。”抬起头,收回那些已经不知道飘去哪里的思绪,楚岚看见了那个男人,荡漾开的笑意,耀眼的,让山神一时也有些恍惚。那些雨滴避开了山神,少数那些调皮的顺着山神的长发留下,最后消失在那一片绿色当中。


 


“到我这来。”张灵玉站在门外,伸出的手。


 


手掌相握间温度也一点点传递,张楚岚觉得他的心脏有点超复核了,那涌上心的血液将热度过到了脸上,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他侧过头看着他。这十年里,张灵玉的样子早就看了千万遍,但怎么样也看不够。视线相撞间,有些不一样的情感逐渐发酵。


 


不知走了多久,雨停了,天也黑了。


张灵玉听着身边的人,从今天早上从哪个师兄那偷吃了什么,到下午又被老天师责骂了,那些琐碎的生活细节,叽叽喳喳地,一样一样事无巨细地说个不停。轻挥的手指间混入林间的灵力点燃了一盏盏“小灯笼”,一路延伸到尽头,茂密的丛林也自觉让出了一道小道,山神的身边跟着的小娃娃如今也已经长大了。


 


蓦然回首,萤火漫天。


张楚岚兴奋地欢呼起来,转身撞进张灵玉的怀里,抱住了就怎么也不愿意放手。


 


露凝而白也,白露将至。


 


行冠礼的年纪,张楚岚开始着手接手天师之位,有着做不完的,学不尽的事情,渐渐地连树林都很少去了,褪去稚气的脸庞上严肃的表情比笑容更多一分,虽然皮起来依旧让人恨的牙痒痒。


 


坐在书房窗边的时候,时常会有羽毛绚丽的鸟儿衔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放在张楚岚的手边。有时带来的是还沾着露水的花瓣,有时只是一块好看的石头,起初张楚岚并没有在意,“礼物”还是一样一样的被送来,堆成一个小山山,紧接着一阵风吹开了窗户将那些小东西带了进来,调皮的风吹撩起张楚岚的发,像是有情人落在面上的亲吻。


 


山神看着他,有些欣慰,也觉得有些许寂寞……


 


在山的那一头有一口天然的温泉,离着老远就能那股子硫磺味儿,山神只告诉了张楚岚一个人,并嘱咐他不要告诉其他人。


 


独自赴约的张楚岚穿着宽大道袍,手臂交叉在袖子里,怀里还揣着他偷偷私藏许久的桃花酿。


 


不知已经泡了多久的山神身边多是些小生物,有些张楚岚能看到,有些多半是他看不到的,热气升腾起的雾气看不真切,他听见他说。


 


“到我这来。”


 


一丢丢外链:【点这里


 


“张灵玉……”不要离开我。


 


快感交织间,低吟着山神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最后的最后,张楚岚感觉到那落在额间,眉心,眼帘,鼻尖,唇角的每一个眼,然后意识消失前,他看到了张灵玉好像是哭了。


 


隔天醒来的时候,张楚岚看着熟悉的屋顶,房内熟悉的布景,他知道他回到了自己的房内。那天之后张楚发现自己渐渐地失去了那张通透的眼睛,那些原本能看到的世界也看不到了,自然也就再…看不见山神了。


 


再也看不到山神了。


 


起初他从风中,花草树木中还可以感知到,到后来啊,就什么都失去了。


就连以往那些美好的记忆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一夜,龙虎山烧了整整一夜,蔓延开来的山火带走了山上所有的生机,无人知晓这火从何而起,转眼就已经烧到了半山腰,见无法扑灭,山下的村民纷纷开始逃离,他们一步三回头,多么希望这不过是场小意外,而留在山上的人纷纷聚集到了山顶的道观里,山林间一时间飞禽猛兽四散而逃,摇曳的火光此刻像极了那个地狱。


 


能救这座山的,只有山神一个人了。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老天师沉默了很久,他说——这怕不是山神出事了。


 


山神?


山神是谁?


张楚岚记忆中的那团迷雾很浓很浓,他看不清,也记不得,倒是心脏先尖锐地疼痛了起来。


 


直到他在冲天的火光中看到了他,记忆的迷雾被强硬地撕开,尘封已久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记忆与眼前的人重新重叠,张楚岚的情绪一下就几乎崩溃了。


 


“张灵玉!!!张灵玉!!!!是我啊,我看到你了!!!”


 


[是啊,我又能看到你了,张灵玉你回头看看我啊……]


 


张楚岚看着火光中间的男人慢慢回过头,微微扬起了嘴角,动了动唇,他听不见他说的话下意识想要靠近,炽热的火焰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他了。张灵玉摇了摇头,抬起手一道空气墙挡住了张楚岚的所有冲动动作,而他自己踏着火光一步一步地走向那无尽的黑暗中去。


 


“张灵玉,不要……你不要走……”


“到我这来。”


 


他握住了那伸向他的手。


张楚岚无视了身后那些阻止他的师兄弟们,跟在张灵玉的身后爬到了龙虎山最高的那块岩石上,他看着张灵玉翻转的手腕朝上从指尖释放出的神力一直进入到天空的尽头,他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云,才能唤来足够熄灭这场火的雨。


 


不够,还不够。


张灵玉的灵力已经不足以维持那个空气墙,张楚岚冲了进去站在张灵玉的身后用身体支持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这场雨下了很久,浇透了整个龙虎山。


整整下了一个周。


 


张楚岚陪在张灵玉身边,眼睁睁地看着他用尽了所有的灵力,那一天比一天虚弱的身体终于到了第七天,从指尖开始慢慢透明的山神,跟张楚岚交换了最后一个吻之后,变成点点繁星,重归山林。


 


从那之后,张楚岚带着这份回忆就这么过完了他这短暂的一辈子。


 


 


 


尾声


 


后来啊,出现一种能够察觉并使用自己体内炁的人,世人称之为异人。


一般需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和系统化的指导才能熟练运用自己体内的炁。则分为先天异人和后天异人两种。异人相对于普通人的优势在于个体强,弱势在于个体少,所以生态以内部封闭的小村子为主。


 


又是一年罗天大醮。今年的罗天大醮则是师府公开选拔第六十六代天师的人选。龙虎山上人声鼎沸,众多异人从世界各处赶来参加这次大典,多是切磋会友,但心怀不轨的人也是很多,


 


正在招待客人的张灵玉听见有人在身后叫他,他回过头,额间的那一点朱砂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灵光,闭上眼有无数的画面在脑中一一闪过,张灵玉压抑着心里的惊涛骇浪,睁眼的时候,他就看到画面中的另外一个主人公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像他飞奔而来,像梦中的那一样。


 


“小师叔呀,好久不见!”


“谁是你小师叔,恬不知耻。”


 


张灵玉转过身,避开了张楚岚的视线,依旧是那一副仙风道骨,冰清玉洁的样子,在这龙虎山的再一次相遇是命运的再一次恩赐。


 


这一次,不会再轻易放手了。


 


END


 


生日快乐呀~~我的小师叔!!


顺便群宣一下:595924723  群里大佬超级多,脑洞超级多!快来一起扯皮吧~~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