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当他们玩乐乎番外当武器会说话(五)

月少今天又在吸猫了吗?:

忘羡曦澄聂瑶晓薛追凌
魔道全员转世,现代
降灾
今日见到主人了。
主人身边有一个与晓星尘很像的男人,那男人看主人的眼神十分宠溺与闪过一丝病态。主人挽着那男人的手。二人,有说有笑。
那人,不是晓星尘,为什么,会有像晓星尘一样的脸?
“咱们去买糖吧,道长。”
“好,听阿洋的。”
道长?那个不是道长呀!主人!我跑到他跟前,想告诉他,我忘了,他看不到我。那男人回头看了我,又扭头走了。
他,看的见我?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霜华
今日,降灾外出回来后,却是不大开心的样子。
他说他今日见到一个与晓星尘长的很像的人与薛洋,而且,看的见降灾。与主人长的很像的人?
我今天去见主人,却见主人伏桌写日记,里面提到了薛洋。原来主人没有忘记。没有喝下孟婆汤。他一直在寻找薛洋。他日记中写道,所有人看的见他,薛洋看不见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很像自己的人。薛洋叫那男人晓道长,明明,自己才是。
那男人无论动作,性格,长样都与主人一样,这……怎么回事?
恨生
人间爱恨情仇,几世轮回,都无法挽回当初。
我可以把木偶做成各种人,并给木偶生命。木偶戏可是我的最爱。一些人,永远得不到满足。
我手中拿着的木偶,你说是谁?那个呀,是我曾经最信懒的人,是我见过最俊的人。人类总想得到我的力量,当我说,让他(她)们成为我的傀儡娃娃时为代表,却退缩了。唯有那人……
那人承诺了当初的代价。那人被人杀了,可恶呀,我的娃娃被弄破了……没事,这,仍然是我的。
你是我的娃娃,谁也不能贱踏你。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我身边了。
霸下
半夜起身上洗手间时,听见了恨生的房间中有动静。
通过门逢,我只见他抱着娃娃,自言自语。
“我睡不着了。”
“霸下也不造睡没。”
“想他玩。”
“一块数星星吧。好吗?”
这孩子。没吃药吧?我想。
陈情
降灾与恨生不是兄弟绝逼没人信。谁有兄弟,聊着聊着就想杀人的。
今日与忘机琴去吃广式早茶。我夹起了一烧卖,咬了一口,逗他要不要吃。忘机琴倒真吃了,还把我拉到他那,亲了我。
忘机琴:很好吃。
我:(´◑д◐`)(//∇//)
这绝逼是假的忘机琴!
随便
避尘真的是比我还撩人。
今天玩真心话大冒险。我选了大冒险,要与旁边的人吃一条格力高饼干。
我旁边正好是避尘。我俩人就是嘴对嘴,咬着饼干。结果,到了最后,他把我头按住亲。
恨生:极好的。
紫电:这狗粮……
裂冰:非礼勿视。
陈情:6666666
忘机琴:雅正
这吻长达五分钟以上,十分钟后才放开。
避尘:味道很好。
我:……
裂冰
紫电很是可爱,特别是脸红时。
我:紫电,你喜欢我吗?
紫电:喜欢呀。
我:真的吗?
紫电:嗯,你买的零食与点心。
我:……
原来你喜欢的是零食点心,压根不是我。
紫电
个人觉得,裂冰的点心好吃。
是的,没错。点心好吃。下次叫他多做点巧克力蛋糕。
咱们一起吃。
三毒
紫电这家伙,真的是一块巧克力蛋糕就可以拐跑了。天天对裂冰犯花痴,也不知道有什么帅。
裂冰!你拐紫电,问过我没?谁要娶紫电,先给我断腿!
朔月
三毒是个妹控,我造的。自己媳妇,我造的。
三毒每次见裂冰都想砍,弟弟,我媳妇生气了,自个保重。
忘机琴
陈情很好,真的。
今天喝早茶的事,反而,陈情脸红了。
这,不算接吻吧?
避尘
随便脸红了,一同吃一条饼干当是不错。
这个方法,值的一试。
拂雪
霜华与降灾的日常当真……够了……
降灾:我要吃糖。
霜华:好
结果,二人吃着吃着就亲一块了。
我:……呵呵
岁华
思追:阿凌
金凌:干嘛?唔……
看着接吻的二人。
我:去你的狗粮

评论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