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晓薛】醉红尘

慕卿公子:

1.醉红尘是我以前大概是初中的时候想的一个梗,但一直没有想好要怎么写,现在拿到这里用好像更顺一些
2.生日贺文,发糖,喵呜~
  
注:ooc
꧁——————————————————꧂
  
  
  
  
  
  
0.
  
  在沙漠的边缘,有一座客栈,叫醉红尘,醉红尘的老板娘姓沈名唤醉娘,醉娘的酒很有名,最有名的还数醉红尘,一口入喉,三千大梦,具归矣。
  
  红尘三千客,你,又是谁?你,又想见到谁?告诉我,我予你一醉,醉梦前尘。
  
  
  
1.


  晓星尘终于到了醉红尘,这座客栈据说建立才十八年,仅经了两个老板的手而已,但这名声却是响了十八年。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平安到达醉红尘的,到这里来的路太过艰险,非常人所能做到的,但它依旧吸引了不少人,不少……执念难消的人。
  
  醉红尘的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的客栈没什么区别,就是牌匾上醉红尘那三个大金字尤为显眼,看着都觉得扎着人眼睛疼。
  
  晓星尘走进客栈,空无一人,但很干净,一尘不染。
  
  “来客人啦,咦?还是位道长?”清脆如黄莺鸣啼的声音从帘内传出。
  
  有一人撩开一串串珠子做的门帘从内院出来,是名女子,还是一名美丽的女子,一头柔滑的青丝就挽了个简单的发髻用一根镂空雕花水晶钗固定住,眉眼弯弯,向上挑的丹凤眼带着丝丝笑意,勾着菱唇,手上提着一壶酒,步履翩翩。
  
  “咦?道士也喝酒?”女子见了他,奇道,“道长莫不是走错了地方,醉红尘向来只售酒不供茶。”说着,芊芊玉指还向墙上挂着的招牌指了指。
  
  晓星尘听出她的打趣,这方圆几里除了这醉红尘再无人烟,能来这里的大多是找到这来的,又怎会是走错地方?
  
  女子提着酒壶随意找了个地坐下,随意将酒放在桌面上,撑着下巴看他,“道士也要一醉解千愁?可若只是要解愁的话,醉红尘不是唯一的地方。”
  
  “道士也有愁的。”晓星尘略觉无奈,心中也微微泛着苦,“贫道前来是要求醉红尘。”
  
  醉红尘?
  
  女子眯了眯眼,上下打量了他几分,嗤笑出声,“你可知醉红尘的规矩?”
  
  醉红尘的规矩,任你是谁,只要你的故事能够打动店主,醉红尘免费送,若是不能,你就算花重金都难以买到,有些人为了得到这传说中的美酒,还把刀架在了店主脖子上,不过,这也没多大的用,醉红尘的店主,手下不缺乏能人异士。
  
  “自是知道的。”晓星尘点头,却又带着几分犹豫,“但贫道……”
  
  很多人都难以向他人揭露自己的伤疤,越是苦涩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就越是难以开口说出,能说出的要么就不是那么痛要么就是已经忘了痛。
  
  “无妨。”女子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一张宣纸,“拿着。”
  
  晓星尘接过宣纸,不解。
  
  宣纸一到晓星尘手里,她就看见了,看见了这个道士的故事。
  
  
  
2.
  
  沈醉娘收起宣纸,看了晓星尘一眼,提着酒壶便站起了身,“道长随我来吧。”
  
  晓星尘跟上去,穿过珠帘,便见到一条细流,水干净透彻,清得很,绕过一座两人高的假山是一处桃林,再绕过桃林,到了一条小径,穿过小径就是一栋清雅的小楼,牌匾上刻着娟秀的小楷,是怀归阁三个字。从小径进入,小径两旁种着不同颜色的金鱼草,有寓意好的也有不好的,看上去却很是漂亮。
  
  进了怀归阁,沈醉娘将他带入一间屋子,将壶中的酒倒入一只白玉杯中,然后放下,对他说,“酒我已经给你了,你自己喝吧。”说着,转身出了门。
  
  晓星尘盯了那只白玉杯一会儿,拿起,轻抿了一口,淡淡的酒香侵占了整个口腔,入口香甜,不浓烈,喝起来如同果子的汁水,但是……
  
  晓星尘微微扶额,摇晃了下脑袋,强打起精神寻到房间里那张已经铺好了被褥的床,摇摇晃晃的走过去,一到床边就倒了下去,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的少年急急忙忙伸出手好像要接住他。
  
  晓星尘闭上了眼,心中默念来不及念出口的名字。
  
  薛洋……
  
  
  
3.
  
  “道长,你在做什么呢?”少年长得俊秀,拿着个苹果咬着,小虎牙嵌入果皮发出细小的声音,他凑过来看着正在忙碌的晓星尘,好奇的问。
  
  晓星尘转头,双目覆着白绸,微笑着,“你昨日不是喉咙不舒服吗?大抵是感染了风寒,我在煎药。”
  
  少年凑起鼻子闻了闻,一股苦涩的味道飘入鼻中,害得少年忍不住皱了皱鼻子,“不要,这么苦的东西谁要喝啊!不喝不喝!道长你快别煎了!反正我不会喝的!”
  
  晓星尘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你啊!别老是这样,自己的身体要爱护好,别老是仗着自己年轻就不好好照顾自己,将来可有你苦头吃的。”
  
  少年一听,乐了,“嘿?道长,你可没比我大多少啊,你可别用这么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和我说话,行不?再说了,不是有道长你嘛,你会照顾好我的不是?”
  
  晓星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空出一只手出来摸了摸他的头,柔软的发丝蹭在掌心的感觉特别好,“我还炖了雪梨,放了糖,喝完药就给你喝。嗯?”
  
  少年气鼓鼓的,瞅了一眼晓星尘煎的药,又看了看不远处炖着的雪梨,哼了一声,“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真是孩子气,晓星尘心底觉得好笑,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喟叹:“阿洋……”
  
  
  “啊啊啊啊!!!好苦好苦好苦!!!我不要喝了!!!不要不要不要!!!”薛洋刚喝了一口哭得脸都皱起来了,一个劲儿推辞,反正就是不想喝这种苦到掉渣的药,发出洋式三连拒。
  
  “唔……”嘴里被喂了一口甜甜的东西,薛洋垂眸,是那炖的雪梨。
  
  薛洋不由自主的砸吧砸吧嘴,嗯,甜,还想要!
  
  “喝完药这些都给你。”晓星尘将手里的碗放远点,不给薛洋碰到。
  
  薛洋咬了下下唇,皱着眉盯着那碗药,似乎是要将那只碗盯出个洞来。
  
  “真的不想喝啊道长,好苦好苦的,道长,我不喝药,我没事的,真的,风寒这点小病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早就好了,所以,我就不喝这药了好不好嘛~”薛洋闻到这药味就觉得舌头一阵发苦,完全喝不下去,就算砍了他他也不想喝这药。
  
  晓星尘叹息,对于他的撒娇很无奈,他向来是很难拒绝他的,以前是,现在也是。
  
  晓星尘端起药碗,喝了一口进嘴里,抬手摁住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一个用力将人带到面前,唇贴着他的唇将口中苦涩的药渡到薛洋口中。
  
  薛洋一瞬间懵了!是真的懵了!还懵的不清!这这这这……道……道长他是在跟他耍流氓吗???不行!!!他得去洗把脸冷静一下,肯定是他的错觉!对,错觉!!!他可能真的病了,所以产生幻觉了!
  
  药水已经入了喉,晓星尘依旧贴在薛洋的唇上,一点一点的将他口中的苦味舔干净,然后退开身。面前的人似乎没有反应,晓星尘担忧的唤了一声,“阿洋?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薛洋猛地清醒过来,“哈?什么?我?我啊?没事,就是……啊啊啊,天好热啊,哎呀,我要去洗个脸降降温……那什么……呃呃,那个道长啊,我先去洗个脸,那个药先放着哈,我去洗脸,嗯,对,洗脸……”薛洋站起身,用手使劲的对着脸扇风,啊啊啊,好热啊,脸好烫,他是不是语无伦次了?他都说了些什么啊?
  
  晓星尘听着薛洋那不怎么平稳的脚步声远去,低头笑出声来,阿洋这是……害羞了?真是可爱。
  
  随即,晓星尘的面色又暗淡下来了。
  
  这是梦,他知道,很清醒的知道。他喝了醉红尘,不知今夕是何夕,他在梦里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不知道在梦外的他是怎样的状态。
  
  他醉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是的,眼睛看不见,梦里反映出他和薛洋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的状态,每天听他说说话,听他和阿箐吵吵闹闹,很平静和安心的生活,不是波澜起伏,很让人留念。
  
  然后就是子琛来了,他知道的,虽然这是梦,但他希望在这个梦中他能改变点什么。
  
  他没杀子琛,他说出了薛洋的名字,他没有自杀散魂,他愿意和他一起赎罪,他会一直一直和他在一起,永不分开,他会教育他,教他明善恶戒嗔痴,不求为善只望他不再做恶两人能够一直安安稳稳的过下去。
  
  阿箐到了一定的年龄,他和薛洋精挑细选的给她找了户好人家,住的不是很远,两人夜猎给她备好了丰厚的嫁妆,将她风风光光的嫁了出去,他再也没有心思和子琛一起仗剑江湖了,阿箐婚后子琛便一人离开了,他和薛洋依旧在义城住着。什么不好的事都没发生,他们每个人都好好的,没有人会不幸福,即便这只是梦……
  
  晓星尘沉默的摩挲着手中的药碗,他不知道醉红尘的酒效能持续多久,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就这样吧,能过多久就过多久,这本来就是虚幻的幸福,能得到片刻也是值了。
  
  “阿洋?还没好吗?”晓星尘微微提声叫在院子里洗脸的薛洋。
  
  薛洋揉了把脸,那热气还没有散尽,心中直骂那臭道士真是表面的正人君子,到了梦里面居然这么豪放,唇对唇喂药什么的他滚远点!哼哼,他薛爷爷才没有害羞呢!没有没有!
  
  “来了来了,叫什么啊!我就洗把脸,那个药……”薛洋走进来,苦大仇深的盯着晓星尘手中的那碗药,目光渐渐上移,触及到晓星尘的唇,感觉整个身体都好像弹了一下。
  
  完了完了完了,要死啊真的是,脸又热起来了,薛洋整个人又快冒烟了,真是要命啊,他们这些正派人士一本正经的耍流氓什么的怎么就这么让人脸红心跳啊,他这个货真价实的地痞流氓都招架不住脸红到不行!
  
  晓星尘以为薛洋不想喝药,脸一板,严肃了起来,“不行,阿洋,这药你一定要喝完!一口都不能留!”
  
  “知道了知道了!”薛洋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啰嗦!”薛洋拿过晓星尘手中的碗,他可不想晓星尘再这么喂他喝药了,再多喂几次他怕是要熟了,要成烤全洋了!
  
  “咕噜咕噜”的声音从薛洋喉间发出,药水入喉,薛洋猛地放下碗,不停的说“苦”,“真东西真是……比黄连还苦啊这是!晓星尘,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药啊,苦死小爷了!”
  
  “哪有什么死不死的。”晓星尘不怎么开心的轻斥了一句,他就是听不得薛洋说什么“死啊”之类的,反正就是不准他说,“有这么苦吗?阿洋,良药苦口,你过来,把这碗雪梨吃了就不苦了。”说着,晓星尘就摸索着将那碗装着雪梨的碗端在手里要喂他。
  
  “别,我自己来。”薛洋真是怕了,接过他手里的炖雪梨自己吃了起来,说好的要没皮没脸没羞没臊的呢???
  
  晓星尘哑然,他……没打算做什么啊!阿洋这么着急做什么?
  
  “对了,道长,明天小瞎子是不是要带着她闺女过来?”薛洋好像想起了什么,叼着一片雪梨好奇的问。
  
  晓星尘颔首,刚要说什么,梦……醒了!
  
  
  
4.
  
  “醒了?”
  
  晓星尘一醒便看到在旁边自饮自酌的沈醉娘,着急的问:“只有这么长时间吗?不能更久一点?”
  
  沈醉娘听了,笑出声,“已经够久了晓道长,都过了三天三夜了。”
  
  晓星尘一愣,低头,喃喃自语,“是吗……已经过了这么久吗?”
  
  “嗯哼~”沈醉娘看上去心情很好,斜着眼看他,“晓道长,醉红尘你可满意?”
  
  晓星尘抿唇,回想起梦中如重新来过一般的生活,点了点头。
  
  “老板娘店里可缺人手?”晓星尘突然这么说,把沈醉娘都吓了一跳。
  
  沈醉娘挑眉,“怎么,晓道长难不成还要留在醉红尘不成?”一直以来,求醉红尘的人不在少数,但要求留下来的不多,只因一醉红尘红尘已了,再无所求,像晓星尘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或许是执念太深,根本难以了去吧!
  
  “如果可以,贫道希望能够再求醉红尘。”晓星尘坚定的说。
  
  “为了你身后之人?”沈醉娘嬉笑道。
  
  “……”晓星尘一愣,“什么???”
  
  “你身后之人啊!”沈醉娘笑,对着他身后挤眉弄眼。
  
  晓星尘不可置信的看向身后,黑衣少年正咧着虎牙朝他笑。
  
  “鬼眼共享哦~”沈醉娘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呐,既然你要留下来给我当伙计,总得给你点福利吧~”
  
  “多谢老板娘!”晓星尘欣喜的牵住薛洋的手,汇尽星辰的双眸中只有那一人……
  
  (完)
  
  
  
  
日常瞎BB:
没错,我感冒了,所以……咳咳,会有风寒梗……(无语望天)可能会有一个醉娘视角的续……大概……似乎吧……

评论

热度(54)

  1. 红尘待你回此人已疯(躺尸慕卿在线拖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