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魔道众人的b站一日游(44)

暂别西风:

视频链接:魔道神兵录你有本事抢我糖


前文链接:(43)




不对,怀桑好像有歌,叫在下名叫聂怀桑。


唯一一首还是恶搞……


算了再多心疼你一秒吧。


多大方。


本以为不过一首写给兵器的歌应该不会有多少人看,却没想到只在开头小小的一段黑屏部分五颜六色的弹幕就已经铺满了整个屏幕,而且这一回的弹幕与往常全然不同。


【朕已经学会了,昨晚才听的,一点也不难,我也就舌头打结了十几次】


啊,不是说这条。放错了。


【表白陈情和随便!!!】【我,避尘剑柄,有谁不服】【表白裂冰】【白玉箫是我的了!】【我只要阿箐小姐姐的竹竿,其他的你们随意!】【表白紫电三毒】【表白降灾!】【承包恨生!】【加上竹竿呀,老子一杆杆夺死你】


咳,当中好像混入了什么明黄色的玩意儿和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要在意细节


众人没想到不仅人要被扛剑也要被抢,顿时心里一阵复杂。


那什么,给我们留一点成不?


仿佛看到了非典时期屯盐的人……


“世人笑我 傲骨终未成 不见去来 折腰不肯尘封既无锋芒 何必枉此生”【瑶妹七米一!】【金宗主!娶我!】


金光瑶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喊着“恨生娶我!”的人呢。


相比起来,金子轩就比较倒霉了,“忆往昔承天骄纵 平生多峥嵘 兴衰看尽 缄默几载枯荣 需某日再显 世家盛名”【我要嫁给岁华!】


为什么要想不开!


脸疼。


“冰弦恸 廿载问灵 怀犀照长庚 绝音颂涤太清 端我雅正遗风”【虽然蓝色的也好看,但是原著里不是说忘机琴是通体乌黑木色柔和的么?】【蓝湛!】【啊啊啊蓝忘机我爱你!】忘机琴的阵势就比较恐怖了,比正常弹幕大了几个字号的高级弹幕稳稳地霸占了四分之一的屏幕,但仍然阻挡不了一颗橘子树的茁壮成长。


【话说温宁算是兵器吗】


……


陈独秀同志,请你坐下,你这种行为挡住了旁边的李大钊同志发言,这让胡适同志很难受,令鲁迅同志很难堪,朱自清同志表示很尴尬,钱钟书和徐志摩同志已经在撸袖子了。所以,为了你的生命财运亨通,请默默坐下,低调做人。你凳子上的钉子我已经给你拔掉了,凳子底下的地雷我也给你挖出来了,对面楼上的狙击手也被击毙了,下水道里的特务也被淹死了,现在能不能坐下来了?(不是在凑字数,我没有!)


“点绛红 百鬼肆行 嘲众生谁可以 抱香终九幽来凤御魄拭陈情”【鬼笛陈情w】【阿羡!】【快不认识羡这个字了哈哈哈】


“山水程 珈蓝沐梵钟 风雪更 孑然赴长空撷秋萍 辟鸿蒙佑世宁”【不能直视避尘了已经】【看到了剑柄emmm心疼羡羡哈哈哈】【2333给了个特写,的确长】


如果避尘想若邪和厄命一样,现在估计羞愤欲绝了……


那世间可能会多出一折戏,名为含光折剑。


 “君百落八荒纵 风流不可名 笑谈中 正邪随尔定 半豆灯 放歌 任西东”【几十年都没被拔出来的随便】【随便封剑细节好评!】【随便这么好看的吗】


魏无羡突然心虚:这么多人喜欢随便的吗?!


要不以后不拿他切瓜了?


给蓝湛用去切菜吧?


“见滓泞 亦守性 惯世情 亦争命 披霜去前路晦明 我辈 各自秉烛为星 虽饮冰 杯莫停 此一行 风霜较梦轻 唯愿人间长宁(念白)所持手中之剑,当照本心,善者剑善,端正阳刚,恶者见邪,诡谲阴戾,御剑者,剑随心动,其性皆蕴于此”【阿箐竹竿那个你认真的?】【(抱走我金凌)剩下你们随便】【把我大小姐放下!】


近年来的最大收获可能是被怎么抱都内心毫无波动了吧,连金凌的脾气都变好了……吧?


金凌你先把剑放下!!!


莫名耳熟。


话说回来,竹竿……是认真的吧?不会是想要去怼薛洋吧?!


“花千城 拂尘弄雪 簌簌一身轻 乘云踏月涤荡大梦酩酊他日涅槃 山河拭锋颖世路荆 霜华蒙尘 一朝拆奸佞 长铗透血 雕镂孤鸿断影 誓除魔歼邪 祭洗冥灵”【注意背景的眼睛流血QAQ!!!】


“长修性 世事洞明 奉骨为清平 使箫音扶山倾 温言也可裂冰”【蓝大真是特别温柔了呢】【欸蓝大还有一柄朔月的】【碎冰!!!!】


……


上面这位是馋了吧,碎冰冰送你?


“万鬼行 此间炼狱 善怀当入泥泞 独行去可笑人世 累我降灾名”【降灾哥哥跟我走!】【由衷希望你们嫁给爱情,而我,嫁给薛洋。】


薛洋都快佛了。


“妖尾君 纵流火 义气贯长虹 恨不得 掷杯嗤平生 辞云梦 旧歌难闻惊鸿长夜茕 无处话三冬 霜骨凛 未曾折眉锋 却道句 情衷 最难逢”


江澄的弹幕一向莫名凶残,这可能是读者们对于出场最多的逐渐步入中年的单身狗的关爱吧……


“见滓泞 亦守性 惯世情 亦争命 披霜去 前路晦明 我辈 各自秉烛为星 虽饮冰 杯莫停 此一行 风霜较梦轻 唯愿人间长宁”【你们把阿箐放在哪里】


阿箐:再提竹竿信不信老娘一杆一杆夺死薛洋再夺你!


薛洋:窝|草!关我屁|事!


提问:阿箐夺的是哪个部位?


“平生 不曾有薄名 肝胆中沉寂无人听 折剑 终究意难平 酬一人愿向孤行”【我记得最后那一剑,剑随主人共碎,心之所向,虽九死犹未悔】魏无羡花了些时间才想起难平的主人是谁。


苏涉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就像一杯白水,不咸不淡,要说出彩的确有这么一些,而性格是在令人不敢恭维,是一种平日里绝对下意识不会去想的角色。他人生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可能就是燃尽生命那一剑了,除此以外再不会有人知道,苏涉这个人。


“自负剑 浊世行 自纵意 共酩酊 勘破胆 壮志凌云 何惧 前路同道伶仃 自年少 几曾梦 芳华尽 回首处清明 待书卷 重翻忆”【霸下呢?你们不带他玩?】【阿箐的竹竿我再说一遍!】


行吧。


平复了一会儿心情,薛洋拿过平板心想,既然你们这么想看竹竿,那就满足你们(其实只剩这一个视频了),到时候被怼死就满意了。


薛洋这个人,坑天坑地,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坑到自己,这回也并没在意,哪知“阿箐”一开嗓就把所有人下了个够呛。


“坏东西,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你有本事抢我糖 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开门”【吓我一跳】【阿箐是舌头刚接上去就来了吧】【薛洋:不骗你们,我割她舌头是有原因的!】【又疯一个】【怕是吃了假糖】【隔壁江澄哪儿来的】


这么一提,众人齐齐想起那个酷似虞夫人的女声,打了个冷颤(包括江澄)。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哼 哼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呸 开门啊开门啊 开门开门开门啊”【立马咬断耳机】这位……够狠!【社会我菁姐】【新cp,江晚吟和阿箐,话痨组】


江澄&阿箐:呸!


“坏东西 坏东西 别躲在里面不说话 好哇 你太好了 你太好了 我们一并算总账 算总账 你在义城待了几年 十年?呵呵 够长了吧!买菜的日子加起来有一个月吗?贱|人!薛洋你倒是浪啊,买菜不给钱还掀摊打人有理了是吧 抢糖居然抢到老娘头上了 我告诉你 你再怎么浪也就是个当受的命!身下受!”【骂得好!】【他可能只是下不来床】【义城扛把子】【薛洋:其实我就是趴床上起不来了,我有理由不去买菜】


空间内众人一片哄笑声,薛洋还没炸,阿箐却先炸了,她在道长面前经营多年的形象啊!


“老娘和你拼了!!!”


“老子刚才就忍不住了,来啊!打就打!”


于是他们就打了起来……


由于都是灵体状态,没有武器也没有修为,阿箐神奇的和薛洋打成了平手。


社会我菁姐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哼 哼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呸 开门啊开门啊 开门开门开门啊”【要是洋洋真不在家就尴尬了】【晓星尘:阿箐在外面,刺激吗】


可能是被这个大染缸染上了一点点不和谐的颜色,晓星尘似乎懂了什么,红晕慢慢爬上了脸颊。


连道长都这样,


人间又污秽了……(不好意思,走错片场)


“坏东西 坏东西 别躲在里面不说话 你和道长搞了基 王八王八王八蛋 我家好道长怎么就看上你这个不要脸的垃圾 有种你就给我开门 出来!开门!出来!你个被道长艹哭的身下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道长:因为我瞎了嘛】


噗!


小师叔我错了!但是……


那句瞎了似乎戳中了他一个诡异的笑点,把魏无羡笑得在地上翻滚。


像是一只即将煮熟的皮皮虾。



评论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