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魔道众人的b站一日游(45/完结)

暂别西风:

视频链接:动漫预告


前文链接:(44)




 “出来!开门!出来!开门!信不信老娘一杆杆怼死你 对 怼死你”【怼哪里……】【社会我菁姐,人狠话不(?)多】


那个问号是什么玩意儿啊?!!!


百忙之中,阿箐看到这句顿时悲愤交加,我本来就话不过!


……的吧?


“薛洋你又在屋里憋什么坏水 什么金家客卿 什么夔州一霸 到最后还不是只有被道长上的份?!”【薛洋:要死,闭嘴!我不要脸的啊?!】


嗯!!!(铿锵有力)


【道长:阿箐,千万别说这是我让你说的】


道长:……


道长x2:……


我不是我没有!


“老天在上 我对天发誓 我是很温柔的 我从来不骂人的 杀千刀的 都是被你个混蛋逼急了 你活该被压一辈子”【我以为她要说我骂的不是人】【薛洋:我乐意】【道长快来,这俩要打起来啦!】


请问已经打起来了应该怎么处理?


“我不打你 我不为你浪费力气 我也不为你破坏形象 我不打你 因为你不配挨我的打 打打打 打打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受你的气 有能耐你一直不出来 你可以把老娘的糖都吃光怎么就不敢把门开了!”【来自单身狗愤怒】


由于阿箐成鬼时间比薛洋早上不少,魂魄也更凝练,居然赢了。她坐在薛洋背上整了整裙子,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自觉把多年的怨气都抒发干净了,听着这段歌词翻了个白眼(虽然看不出来)。


薛洋这种人只会蹬鼻子上脸,要不打赢,哪能让她气顺?形象什么的,不要也罢。


这样想着,她从薛洋身上跳下,转眼看见聂怀桑看鬼一样看着他。“干嘛,想我这样的鬼没见过啊!”


耳边依旧魔音灌耳,聂怀桑赶忙摇头。


这个惹不起,惹不起。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哼 哼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呸 开门啊开门啊 开门开门开门啊”【邪不压正啊哈哈哈】【薛洋不开门因为他正在被压(笑)】


薛洋死不瞑目,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如果按老祖的例子来说的确是邪不压正呢。


“坏东西 坏东西 别躲在里面不说话 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贱|人贱|人贱|人贱|人”【哈哈哈薛洋在穿衣服】【姐啊,不就是糖吗!】


抢糖事小,面子是大!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哼 哼 你有本事抢我糖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知道你在家 呸马上又要到晚上了啊道长又要回来了啊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道长 让你一周下不来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好嗓子】【道长出来了就神作了】【一周哪够啊,一个月下不来床】【请详细描述一周下不来床的原因及过程】【阿箐杠铃般的笑声】【薛洋已经跳窗走了】【这个阿箐太可爱了哈哈哈】


薛洋现在想把这小丫头片子掐死,但是——他现在打不过啊!!!夭寿啊!!!没天理啊!!!


还有那个说可爱的,大兄弟你看问题的方式真是与众不同,真的用心看了视频吗?!啊?!!!


此人已疯。


阿箐:计划通。


平板上的视频已经一个不剩了,就向来时一样,它又飞回到了半空。那个女声又一次响起,不再是刚开始毫无生气的声音了,像是有些欣喜,“多谢各位能看到此处,如今只差最后一个视频了,看完即可自行离去。”


四周暗了下来,中间的圆球忽然扩散开来化为一道巨幕将众人包围在其身之内,未过多久,屏幕又重新亮起,这一回却只见画面不见弹幕了。


“玄正贰拾叁年 岁次癸未”是他们熟知的文字,未等细看,一点墨滴落下,很快渲染开来,染出一片新的景色。


这一次没有了花花绿绿的弹幕,眼前一片清明,竟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画面也不同之前所见,是真正的连续的画面,除了不像真人以外,其余景色一看便觉是真的,让众人一下明白了他们在他人眼中的样子。


墨滴散去,显出片墨色的竹林,一轮圆月当空和着紧张的音乐使得所有人都不约自主的屏息凝神,而在其右上角留有两个小字:前尘。


一群人闯进这片静谧的竹林,似是追逐着何人,这个问题很快就在下一幕得到了解答。


那些人的手中,持有的是印着温字的灯笼!


既然如此,他们追逐的十有八九是……


疾驰的脚步忽然停下,灯笼毫无预兆的落到地上紧接着是一人忽然放大的瞳孔,透过则能看见不祥的鸟儿从一片尸林中四散飞出,向着月色驶去,竹叶上仍留有战争时流落的血迹像是在昭示着残酷的结局。


一声诡谲的笛声忽然响起,怪风刮过顺着这些人的眼神望去,可见一人站在竹尖,宽大的衣袍随风舞动,令人胆寒的乌鸦在他周身飞舞,眼中闪烁着掠食者残忍而又兴奋的光芒,像是在欣喜的舞蹈、庆贺又能饱餐一顿。


所有人都猜到了那上面的人是谁,说实话,画面中的夷陵老祖与现在的魏无羡真的完全不一样,甚至不像是一个人。


那人吹响鬼笛,驱动已经死去的人去攻击他们的亲人的时候那眼中的决然与冷漠让蓝思追都几乎不敢确认那是魏前辈,至少魏无羡从未在他眼前展现出这种样子。


或许这个时候,两个少年才明白为何当年所有人谈起夷陵老祖都是同样的艳羡与惧怕。


画面一转,已不见竹林。引入眼帘的是一座山,从山脚向上看去皆是熊熊烈火右边的字也换为了乱葬岗。


想起的人皆叹了口气,乱葬岗这幅样子也只有那个时候了。


聂蓝金江四面旗帜举起,右上已然化为“魂灭”二字。


不知何物爆裂开来,众人只能见到屏上魏无羡被几团黑气包围、撕扯,隐约能听到撕咬分食的吼声,隐约也进行到了高|潮,最终虎符落地碎开,万物化为乌有。最终一幕为千名修士在乱葬岗设下阵法,招魂,唯恐夷陵老祖魂魄还流连于世。


一阵黑屏,魏无羡才觉自己的手被蓝忘机紧紧抓住了。


乱葬岗过去,乐声逐渐变得柔和起来。先是潺潺水声,一池莲花静静绽放,转眼是一个书台,上面仅放有一个香炉,一把琴,与一个翻到的酒坛,配字“谁人问灵”。


魏无羡心底一揪,这终归是最不想被提起的事之一。


行吧,先是乱葬岗后是问灵,他两每人都心痛一下,扯平了。


魏无羡无趣的想。


那人立于朦胧的水汽与山石之间,不过随意的扫过便如聆仙乐,他缓缓睁眼,不知看向何处,也不知在想谁,或是在缅怀谁。


一切结束,带着尘埃落定的安宁。


空间里的环绕着他们屏幕又一次黑了下来,唯留下了三道门。不用多说和询问,众人皆知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改走向何处,只是原本像急着离开的心情有了变化,竟生出了几分不舍,觉得一直留在此处大家毫无负担的笑恼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众人静默了许久,还是薛洋最先忍不住。他狠狠定了晓星尘两眼,最终还是走向了自己身后那扇门,想了在想,最终还是留下一句狠话,“晓星尘,你给我等着,不过区区五世而已,咱们走着瞧!”


薛洋走后,义城其余三人也并不需要如何纠结,很快就已离去。


金光瑶和聂明玦同样也并未忧心,除了聂怀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想求着大哥大嫂尽快回不净世以外,金光瑶甚至还微笑着和蓝曦臣道了别。


江厌离和金子轩抱着金凌说了许久,一边的温情也是。


“以后你二舅再说要鞭子抽你你也不用怕,知道吗,反正他就是这样,嘴硬心软的,怎么样也不会打着你,知道不?”魏无羡说道,试图逗笑憋泪憋得眼眶发红的金凌。


“滚蛋!”江澄骂道。


“好嘞,那我就走了,师姐你保重啊!”魏无羡又给了江厌离一个熊抱,拉着蓝湛看似高兴地走了。


这一回离别,虽然依旧痛心,却已经不想上一回那般撕心裂肺。魏无羡自觉满足,便不再奢求更多的了,再多下去,他会怀疑这只是一个荒诞的梦,剩下的时间就留给他们一家吧。


思追依旧懂事的令人心疼,知道温情不能留太久就自己告辞,惹得温情眼眶发红。


那边金凌也终于想通了,两人一同离去。


江厌离又和江澄说了两句,最终和金子轩一同踏上了轮回路。


江澄看着地上孤独的剪影,无声的叹了口气,正要离去却见一人立于眼前。


“蓝宗主怎的还未离开?”江澄挑眉,方才的一丝落寞瞬间散去,又是往日凌厉的眉眼。


蓝曦臣轻笑一声,并未因他的问题有半分犹豫,“想江宗主与我皆是孤家寡人,不如同行?”


江澄:“我与你可没什么话好说。”


蓝曦臣:“总好过一人禹禹独行。”


江澄突然笑了起来,散去了眉宇间的阴沉,“那就走吧。”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END】




完结啦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