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来啊,作死啊之初遇

陌如玉:

(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这篇主薛晓

魏无羡和江澄上A大的那天一穷二白的被家里以体验生活为名给赶了出去,除了基础学费之外一个子儿都没给他们。

“你们俩也不小了,家里不养废物,自己想办法解决生活问题吧,对了也别去麻烦阿离,她才刚结婚不久,别给她惹麻烦,小事自己解决大事贷款!”虞夫人说完就啪的挂了电话,留下江澄和魏婴相对无言。

“诶…你说咱在江叔叔他们眼里是啥形象啊。”魏无羡戳了戳江澄,认真的问。

江澄的回答是面无表情的拍开了他的手

“诶呀,没事!”魏婴并不介意江澄的冷淡,上前勾住了他的肩膀,十分乐天的说“瑶妹肯定有钱,咱们去求包养去。”

周围的人惊讶的看过来,江澄放下包,准备给魏不要脸在开学前好好做一次思想教育。

“瑶瑶可是我一个人的,你们俩是要做小三吗~”那个三说的那叫一个百转千回,成功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两人同时转头,果然见薛洋金光瑶相携而来,那与魏不要脸欠抽程度相差无几的声音就是出自薛洋之口。

“宿舍已经打点好了,医学院的宽敞又都相隔不远所以选了那,302自己去找。”金光瑶赶在他们怼起来之前开口道。

“就这么住一起没关系吗?”江澄还是有些疑虑。

“有什么嘛,美羊羊这小屁孩都能上大学了,我们住一起怎么啦”魏婴拿起行李率先走到了前面,还顺便怼了怼薛洋。

无辜躺枪的薛洋“……”

“阿羡,听说江叔叔为了让你和阿澄独立,今后将不在给你们提供生活费了是吗?”金光瑶边走边对着江澄他们笑,笑容完美精致的想让人打死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小矮子。

薛洋一听立马满血复活,转身就怼死了他们“哟…我说魏大少爷怎么把主意打到瑶妹身上去了呢,原来是吃不起饭了啊,这是好事啊,把你饿死了澄澄就是我……哎哟我去没长眼啊!”
俗话说得好,常在路边走哪能不湿鞋,薛小霸王在学校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就没有那个敢往他身上撞,这也就让他养成了个随意的习惯,爱怎么走怎么走,反正撞不到人。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被人撞上了,只见薛小霸王杀气腾腾的转头,然后,愣住了。

撞他的是一个白衫青年,见撞了人就赶紧弯腰道歉。

薛洋死死的盯着他,倒不是因为这个人长得很好看,虽然确实很好看:眸子迷茫温润,脸很白很柔和,衣服很干净。一看就是个乖宝宝,不同于金光瑶那种面白心黑的,这个人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一种干净,纯粹的仿佛遗世独立。

该死的熟悉

薛洋狠狠的咬了咬牙,这个人给他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好像只要一靠近就会忍不住接近,这个人会成为他的软肋,到时候,谁也别想讨到好。

可就是他妈的移不开眼!

薛洋有些自暴自弃的扬了扬刚才下意识帮人捡起的眼镜,甜腻腻的开口“同学,你的眼镜在我这里哦~”

晓星尘一愣,这个声音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很久以前也有个少年站在他面前,用甜腻腻的声音对他说“道长~我想吃糖~”

心头一震,晓星尘差点脱口而出一句‘好’。但好在他自制力极强,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变为了一句“谢谢”

薛洋歪了歪头“同学,你为什么要说谢谢啊,是因为你撞了我我还没有废了你吗?”

“……”看戏的三个人觉得这孩子教废了,这辈子也别想讨老婆了。

当然,如果不看薛洋的脸,听他的声音绝对会以为是那种坏脾气的小孩在撒娇。诚然,高度近视且没戴眼镜的晓星尘就是这么想的。

“小家伙,你是新来的大一新生吗?你这样不好哦,会交不到朋友的,不如这样,你把眼睛还给哥哥,哥哥答应你一个要求,你想好了就去法学院二(10)班找我,我叫晓星尘,记住了哦,现在可以把眼镜还我了吗?”

小家伙……哥哥……交不到朋友………

你特么以为我是小屁孩啊,那哄孩子的语气哄我?!薛洋在心里大叫,恨不得在晓星尘的脸上抓两把。

“咳咳…成美别闹了,快把眼镜还给晓学长。”这是金光瑶的声音及时阻止了炸毛的学校发疯。

晓星尘辨出他的方位冲他感激一笑

薛洋脸色僵硬的转头,果然,金光瑶虽说语气正经可眼里却满是戏谑,魏婴更夸张,已经无声笑到直不起腰了,江澄没有魏婴放肆,却也转身45度勾起嘴角。

薛洋觉得这帮损友果然应该被喂尸毒粉

撇撇嘴,薛洋还是依言将眼睛还给了晓星尘。晓星尘笑了,问薛洋“你叫成美?是成人之美的意思吗?”

薛洋翻了个白眼,虽然知道晓星尘没有恶意,但还是十分无语“不是成人之美,是成己之美。”

薛洋转身前看了看晓星尘尴尬的脸色,终于觉得出了口恶气,也不管他人感受肆意一笑,继续大步向前离开了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