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当他们玩乐乎番外当武器会说话(七)

岁岁年年,花前明月:

忘羡曦澄聂瑶晓薛追凌
魔道全员转世,现代向
降灾
近来春季,感冒的人多。
忘机琴那家伙说,主人身边的男人是个被付有生命的木偶。木偶?说到木偶,我不仅想起了恨生那满屋子各种大小的木偶,说起那些木偶,我也不惊打了个寒战。
恨生会木偶术,恨生可以给木偶生命。恨生做的木偶精致,前年也送了我几个。
他,不会这么皮吧?
恨生
今天,霜华找我。问我那木偶是不是我做的?
我仿佛记得,我在百年前,做了个木偶,后来,我给了那木偶生命,跟晓星尘相似,我给他了一面皮,遮去他的木偶身。在晓星尘轮回时,我把晓星尘另一面分离给他。放他去人间。
这一去,也就百年,也不知道,他可记得我这个主人的存在。薛洋我也同情他,他与晓星尘今生难遇,一个有前世之忆,一个已经忘记。竟然如此,那我就帮他一把。
不过,那木偶,我也要把他带回去了。
霜华
降灾最近很是噬睡。不知为何。大概太累了吧。
今日出去买东西,却见主人与“晓星尘”在争论。
“你是谁?我才是晓星尘。你对阿洋做了什么?为什么他只看的你,看不见我?”
“你在说什么?阿洋叫的道长是我。如今在阿洋身边的也是我。别忘了,你们前生。今生竟然如此,让我替代不是更好?对不对,晓,道,长。”
“你!”
听见二人争论,我不禁忆起,又叹了口气。
也是,薛洋把木偶认成了主人,也不过,只贪恋这一份温柔。
陈情
忘机琴如今越发越撩了,比含光君还撩。
今日,我与他一起游船。风光甚好。
我:风景甚好,真美。
忘机琴:再好,也没你美。
说罢就亲上我。
忘机琴:味道正好。
我:(/ω\)害羞
忘机琴
陈情很漂亮,特别他脸红之时。也甚为可爱。
貌似,这人可以做我夫人。
随便
避尘这家伙,见到含光君与我主人就脸红。
我:你脸怎么红了?害羞了?还是……唔!
避尘:雅正
哎!害羞还亲我干嘛!
避尘
雅正,雅正,我去找随便,我去抄家规。
紫电
裂冰今天向我表白了,第一次被人表白……
那家伙!表白还拿点心!又要帅,太犯规了!
不过,看在你拿点心向我表白份上,本姑娘就接受你吧。
不许看别人。听见没?哎!别亲我!
裂冰
今日,我向紫电表白了。
果然,拿着点心表白准成功。
看她傲娇的样儿就想亲。
没办法,今生,她也别想跑了。
三毒
裂冰!你居然把我妹拐了!还是份点心!
我靠!阿紫!你别这么单纯好吗?
我不打断裂冰的腿,我就不叫三毒!
哎,朔月干嘛?放我下來!唔……
朔月
弟弟裂冰与紫姑娘结成道侣?
恭喜了。三毒别生气了,这不很好嘛。
嗯?不听?看来为夫要重振下夫钢了。
霸下
在记忆中,曾有一少年,一问三不知。
今再忆起,已成过去。
拂雪
看着霜华与降灾依旧秀恩爱。
我依然表示,呵呵→_→
岁华
我叫岁华,忆往昔,金家的繁华盛世,如今不复往昔之日。看万里山河,只想回到从前。
喂!蓝家小子!手放我主人哪呢!不想要手了是吧?!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