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一人之下/玉碧/谷生日快乐】《渡我》

青壳:

 @苞谷Kongu 
谷生日快乐啊~
壳重开了个小号写玉碧hhhhhh(虽然估计……)
只是一个小段子,在课上码出来的,所以粗制滥造(掩面)_(:з」∠)_





《渡我》




张楚岚晚上回去时,张灵玉已经在屋子里等他了,天师府的张道长衣袍胜雪,立在月色里,像披了一身霜雪。


听到钥匙打开锁的声音,张灵玉用目光去寻,寻到一段自楼道里漏下的暖黄灯光,与没个正形看到他却把烟掐了的张楚岚。“哟,小师叔。”张楚岚招手笑道,“久等了吧。”


张灵玉冷淡颔首,他没开灯,张楚岚便拍了拍墙上的开关,灯扑闪了两下,才彻底亮起来,夜色与月光被驱散,张楚岚把门带上,在门口蹭掉鞋子,踩着拖鞋走进客厅,这时张灵玉才看见他带回来一个塑料袋子,里面放着些东西,看不大清。




张楚岚把袋子搁在桌上,低头拉开凳子坐了下去:“小师叔,你吃过了吗?”张灵玉立在窗边,一片月色融化他发上的冰雪,眉心的朱砂都没有那么冷的红,转而多出几分柔润的春色来,直漫过那原本凛冽的眉眼:“嗯。”


“哦,那就好。”张楚岚的脊背微微垂下去,他平日里就是这样散漫,但今日眉眼里却泛着一点疲惫,只那一双澄澈的眸子里还潋滟着鲜活的气息,张灵玉望着他,过了许久,方才开口:“张楚岚,你要是难过,你可以说出来。”




张楚岚面上的笑意顿了顿,过了一会儿,他缓缓垂下眼睑,浓密纤长的眼睫在眼下婉转出一道弧度,落下的浅淡阴影把那点平日里的流里流气都褪尽了,像是海水退却后露出的礁石,那点子疲倦与孤介显露出来。


“我难过什么呢。”张楚岚拿眼去瞧张灵玉,他的小师叔似乎永远是那隔云端的人,衣袖里染不上半分红尘烟火,瞧着都好似能把世间浊气一濯而尽。


“不过是老肖重伤,现在躺在医院。”张楚岚笑了笑,“计策是我出的,决定是我下的,为了全局,现在老肖没死,计划成了,有什么不好呢?”


“为了全局牺牲一个老肖,很划算了。”他这么说着,仍含着笑,张灵玉看着却觉得烦躁起来。




“你分明不是这么想的。”张灵玉冷淡地为他斟下一杯茶,推到他面前。


“我就是这么想的。”张楚岚散漫地拿出烟,看到张灵玉,终是没有点燃,手指虚虚夹着一根未燃的烟,唇边一抹似笑非笑弧度:“只要为了达成我的目的,为了大局,牺牲谁都可以,谋划什么都行,我会权衡,会抉择,小师叔,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然后他的烟被张灵玉从指间抽走,冰雪面容的道长把这东西扔进垃圾桶里:“张楚岚,我有时候,真不喜欢你这样子。”


“我什么样子?”张楚岚笑得眼微微往上挑,可眼底却没什么笑意。


张灵玉看着他,他想,是了,张楚岚的眼睛一直是这样透彻干净的,干净得让人心冷。他非是不知世间苦,而是知道得太多,看得太透,把那红尘世情咀嚼了太多回,早参得清清楚楚。


他明白了太多次世情冷暖,见证了太多回人心善变。


一切丑恶事,欢喜事,他都已领略过。


所以才有这样一双眼。






可张灵玉依稀记得,他回天师府,看到老天师时,眼里分明是有真正的喜悦的,纵是这温情迟来了二十年,也不妨碍他笑得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张楚岚,我只同你说一件事。”张灵玉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他不懂那么多人心叵测,也不屑去懂。


“这世事如海,人沉浮其中。”


“张楚岚,你以自己为舟,去渡旁人。”


“然而你从不曾想过,旁人你渡不了如何?你渡无可渡如何?”


“也许你想过,然后你只选了一条路,渡不了,就舟沉。”


“但是,张楚岚,我渡你。”




张灵玉平静地望着他:“我渡你。”


张楚岚怔愣着看着他冷面热心的小师叔,终于自眼底泛上一层笑意,他点头,轻轻巧巧一笑,拿一贯的散漫掩了心底的酸软,终是一点头,自心里道了一声:“好。”








【end】

评论

热度(26)

  1. 红尘待你回楚秋阁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