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宋晓薛/曦瑶】人生若只如初见(一)

林荫—慕情唯一官方认证的夫人:

晓星尘和宋岚并肩走在街上,心脏狂跳不止。没记错的话,上一世他们就是在这里和薛洋初遇。

上次看见薛洋是什么时候?恐怕是十几年前了,晓星尘横跨三省抓薛洋。义城那三年,晓星尘无数次想过那个少年的模样,他应该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张雪白的脸蛋,笑起来甜甜的,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再后来,晓星尘终于知道那少年的模样了,果然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只是…

到了,终于到了。晓星尘看见了那抹熟悉的金黄色的身影,强行克制住了上前把人抱在怀里的冲动。

薛洋正要掀摊,手腕突然被拂尘缠住。他抬起头,看见一个黑衣道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身子还微微发抖。

“你们道士都这么爱管闲事的吗?老子掀个摊子就把你气得发抖?“薛洋不耐烦地甩甩手腕,嗤笑道:“赶紧把你薛爷爷放开,要不然让你好看。”

金光瑶叹了口气,薛洋怕是没听说过眼前的这个人。薛洋如果真的跟宋岚打起来,肯定讨不到好处,到时候他还得出面收场。

不知道哪句话激怒了宋岚,宋岚面色铁青,猛的一拉拂尘,把薛洋拉了个大趔趄,重心不稳向前摔去。

宋岚没想把薛洋弄摔,毕竟他们这辈子没仇。他伸出手,准备扶薛洋一把。

晓星尘却是先他一步冲上前,接住薛洋。

“我说,你们道士一个个的都有病吗?”薛洋咬牙切齿地在晓星尘怀里挣扎,“松手,放开老子!”

晓星尘牢牢地把人按在怀里,喃喃道:“真好…幸好还不晚…”

晓星尘死的时候已经年过二十,修为比十七岁那年要高得多。而薛洋还只有十五岁的修为,被晓星尘按得死死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薛洋动弹不得,起了恶心晓星尘的心思,他在晓星尘脸上啄了一口,笑嘻嘻地看着晓星尘:“你别是个断袖吧?来,叫两声好听的,老子心情好就收了你…”

“哎哟!”薛洋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宋岚竟然拿拂尘打了他的屁股?!

薛洋很多年没被人这样侮辱过了,他又气又恼,稚气俊俏的脸都气得扭曲了,“你活腻了吧?打谁呢?”

“打你。”宋岚冷声道,又在薛洋屁股上打了好几下。


薛洋被晓星尘按着,躲不掉又没法还手,尖尖的虎牙把薄唇都给咬破了。他低骂道:“狗日的东西脑子被驴踢了吧?老子惹你了?”

“还不老实?“宋岚冷冷地看了薛洋一眼,又要再打。

“子琛,别再打他了。”晓星尘心疼地摸摸薛洋软绵绵的发丝,“薛…小兄弟,实在对不住。你跟我们回去给你上点药吧?”

“老子操了你婊子妈!”薛洋气得哆嗦,要不是这人按着他不让他动,他会挨那么多打?

晓星尘自知理亏,没有反驳,放开了薛洋。薛洋剜了他一眼,一溜烟躲到金光瑶身后去了。

金光瑶憋笑憋得肚子疼,终于有人替他教训这个小兔崽子了,简直太感谢宋岚了。

宋岚往这边走了一步,薛洋吓得一颤,随即觉得丢了人,连忙摆出一副不屑的态度,翻着眼睛看着宋岚。

“拿着。”宋岚把一个小瓷瓶扔到薛洋怀里,“如果你不想一个月都坐不了凳子的话,就乖乖的上药。”

薛洋“切”了一声想把小瓷瓶丢掉,但又觉得屁股肿着很没面子。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宋岚转身走了。

“行了,人都走了,你就别好面子了。”金光瑶微笑着拍拍薛洋,“薛客卿回去老老实实的躺着吧,伤好之前别出来了。”

“金、光、瑶!”薛洋可不怕金光瑶,他恶狠狠地瞪着金光瑶,咬牙切齿道:“所以你就看着我挨打是吧?”

“我觉得薛客卿以后还是不要随随便便亲别人吧。”金光瑶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笑容,言外之意是谁让你亲人家,活该被打。

“你们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薛洋面色阴沉地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冷笑道。

评论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