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武华】818那个在誓剑石误伤无辜华山剑客的武当道长

雨酥:

-一发完


-高冷道长和皮皮华(?)




1




华山是个风景玩家,修为在平均水平上下,打本有一定概率被踢的那种。不过,他平日也不常跟别人组队下本,最大爱好就是清完日常后用轻功上天,飞遍整个地图,找个高点打坐,俯瞰芸芸众生。


他没有帮派,没有亲友,最近连日常都不怎么清了,专注刷npc好感,硬生生把一个网游玩成了单机游戏。


这天华山心血来潮跑去给齐无悔送礼物。这个地方虽然冻得人掉血,但事实上是冻不死人的。于是华山撑着一丝血皮,无聊地打起了坐。


这时,远方飞来一剑,“啪”的一下,他死了。


瞬间进入战斗,瞬间脱离战斗。


华山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串问号,转眼间,他已经瞬移到了监狱里。


得,敢情是被义士打进来了。


正好华山十分无聊,打开飞鹰看了看那人名字,搜出来,发现是个武当,遂发过去一条消息:顶着92级严寒也要来打,太拼了吧!


过了几秒,武当回复:?


华山惊了,赶紧打开飞鹰确认了一下,打死自己的确实就是这个人,于是回道:不是你在誓剑石打死我的?


漫长的十几秒过去了。


武当:刚好在那边做义士任务


武当:没想打你,群伤技能误伤了


华山:……


行吧,如果他的命格里有幸运这一条,那这一条一定是E。




2




所谓不打不相识——虽然只是华山单方面被殴打,但是,好说歹说,他拥有了游戏生涯中第一个说过话的好友,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武当的游戏日常似乎也十分无聊,但是这个无聊跟华山的无聊又有点不一样。华山是太懒,武当是太闲。武当的各种日常都做完了,华山的活跃度还是0,对比鲜明。


武当估计是太无聊了,给他发了条消息:我带你下本?


华山:你打,我躺?


武当:好。


于是华山真的挂机躺了。后来看着道长一个人在那打,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冲了过去。血条哗哗掉,没几下,还就真的躺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副本名称,好家伙,麻衣侠士。


那边武当大概是发现他忽然重伤躺了,边打还边抽空给他发了条消息:?


华山:……没事,你打,我躺着就好。


他这才想起来看一下这个道长的信息。喔,修为榜前三,还是一个大帮派的帮主,原来是大佬,怪不得这么浪。


——不对,这等大佬为什么会纡尊降贵跟他这等贫民玩家一起玩耍?


在躺着看武当单刷整个副本的过程中,华山提心吊胆地脑补了数十种情况,什么也许他以前跟别人组队的时候无意调戏过大佬的情缘现在大佬来寻仇啊,什么也许他以前不小心抢过大佬的盗墓贼现在大佬来寻仇啊,什么也许他以前在世界频道唱歌辣到大佬耳朵了现在大佬来寻仇啊……


对了,大佬一定是故意挑他打不过的本,为的就是让他死去活来活了又死磨装备耐久骗他花银子修装备,还不用亲自出手,真是细思恐极!


从副本里出来后,华山斟酌了一下言辞,委婉地道:道长,你修为这么高,平时应该很忙吧,不用特意来陪我的。


武当秒回:没事。


生怕他跑了似的,武当又道:不忙。我无聊。


华山:……


他试探着问道:我们以前应该没仇吧?


武当:之前在誓剑石误伤你?


华山:不不不,那个没什么!你别放在心上,我不记仇的!


对面沉默了十几秒。


武当:那,华山欠武当的钱?


……


华山:告辞!!!




3




最终华山这个辞没告成功。旁敲侧击,他终于确信了这个武当大佬是真的很无聊,修为高,已解锁的副本打起来都没什么压力,帮派不惹事,没什么仇敌,生活平淡,通俗点讲,大概就叫“无敌是多么寂寞”。


华山忽然有点同情,不怕死地问:这么无聊,你怎么不A?


武当:A了更无聊。


好吧,这话是真理。


华山:那我们真是太有缘了,我也很无聊,虽然我们的无聊不太一样。


华山:算是报答你带我下本吧,我带你见识一下贫民无聊玩家是怎么玩的?


武当:?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风景玩家,别的不说,对各大地图的地形,华山可谓烂熟于心,带人游山玩水不在话下。


第一天,华山带着武当把全华山的NPC包括一般人见不到的枯梅掌门跟神秘人都撞了一遍,还顺带讨论了一下暗流涌动的剧情,然后感慨这游戏坑真多。


第二天,华山带着武当去跳金顶,跳完就在萧疏寒脚下装死,头完美地钻进了掌门裙底。武当和萧掌门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串省略号。


第三天,第四天,华山带着武当飞遍江南和中原,从这个山头飞到那个山头,到处找高点拍照,末了问道:如何?


武当:果真很无聊。


华山哈哈大笑。


……


第七天,华山让武当把王猛引开,自己疯狂偷瓜,偷着偷着,武当忽然给他发了两条消息。


武当:你


武当:要不要来我帮派?


华山一惊,手里的瓜都掉了。




4




虽然感觉大佬的帮派里一定大佬如云,但华山臭不要脸地说要是帮里有人欺负我你这个帮主可要罩着我啊,得了武当一句嗯之后,就放心地进了这个在未来将会改变他游戏生涯的帮派,毫无心理压力。


虽然感觉大佬的帮派一定很热闹,但华山没想到会这么热闹。


一进去,一打开帮派频道,下来一排红包,晃花了贫苦华山的眼。


一灯灯抡死你:帮主带男人回来了!姐妹们,列队欢迎!


钱已还蔡居诚:欢迎师兄!师兄来唱歌吗!


贫僧慈悲为怀:本帮传统,进帮唱歌。


谁都看不见我:大家进来的时候都唱了。不唱立刻踢。


又出来几个人来疯的暗香和云梦,一排下来全是“\唱歌/\唱歌/”。


华山发了一串省略号,密了武当:贵帮太热情了,受宠若惊。


武当:……


武当:瞎起哄而已。


武当:不用理他们。


华山心想这怎么行,收了人家的红包什么也不干多不好意思,虽然你罩着我但我还真的怕哪天惨遭帮派成员追杀啊。于是他真的唱了两段,发到了帮派频道。


一灯灯抡死你:卧槽!发了那么多个红包,你是第一个真唱的老实人!


一灯灯抡死你:等等,这个声音!我的妈,耳朵怀孕了!!!


钱已还蔡居诚:卧槽,师兄嫁我!!!


钱已还蔡居诚:华山内销了解一下?


贫僧慈悲为怀:这位小哥哥,可以抱一下小和尚吗?


一灯灯抡死你:[红包]×10


一灯灯抡死你:继续唱!不要停!


谁都看不见我:一个红包唱一句?那我也来。


谁都看不见我:[红包]×10


这下华山是真的受宠若惊了,看着一排排刷下去的啊啊啊啊和红包,竟一时分不清这些人是真情实感地夸他还是虚情假意地捧场,正慢慢拖着刷得飞快的帮派频道,慢动作点红包。忽然,消息增长的那个数字定格了。


他拖到最下边一看,是武当发了两句话。


武当:都闭嘴。


武当:帮战。




5




帮派里的小姐姐们都很热情——听过华山惊鸿一唱之后就更热情了,天天大早上蹲等他上线喊他一条龙。


华山想起世界频道里喊一条龙的都要八九千修为起步,自己每次加进去都被踢,心情有点复杂,说:不了吧,我修为太低了。


一灯灯抡死你:不啊不啊,打个新秀不是绰绰有余嘛,我们又不赶时间!


钱已还蔡居诚:是啊是啊!你来躺着也行啊!我们挂机打!


华山被小姐姐们的热情感动到了,打下“好啊”两个字,还没发出去,频道里又多了两条。


武当:我带他打。


武当:你们自己拉野。


鬼使神差地,华山的手停在发送键上,点不下去了。


一灯灯抡死你:???公然抢人?帮主来插旗吧!


武当:来。


一灯灯抡死你:我错了,我开玩笑的,打不过你。


钱已还蔡居诚:团宠师兄(


贫僧慈悲为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


华山默默关了频道,慢悠悠跑到齐无悔旁边,开始打坐。


按理说对方擅作主张替他做了决定,他应该生气才对。


但是为什么,他生不出气来,反而还有点开心呢?


思前想后,心里痒痒的,他再次打开帮派频道。


钱已还蔡居诚:这样吧,帮主唱个歌,我们就把华山小哥哥让给你怎么样?


谁都看不见我:这个好,我还没听过帮主唱歌。


一灯灯抡死你:好!!!双手双脚赞同!!!


武当:……


武当:不唱。


贫僧慈悲为怀:帮主不唱,我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一灯灯抡死你:这么扎心的事就不要说出来了。


钱已还蔡居诚:让我们心存幻想。


……


华山心里一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膨胀,松松软软的,又暖得很,呼之欲出。于是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打字栏。


华山:我想听!


华山:你就唱一个呗。


一灯灯抡死你:干得漂亮!!!


钱已还蔡居诚:啪啪啪啪啪啪啪!愣着干嘛,鼓掌啊!


贫僧慈悲为怀:目瞪口呆.jpg


武当:……


频道里跟着起哄了一排消息,看着武当发了那串省略号之后再也没说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华山心想该不会真生气了吧,一看整个频道安静如鸡,仿佛大家都被吓到了,心里就更忐忑了一些。


又过了很久,频道里还是没人说话。华山有点绝望,赶紧打开好友列表,看到武当还没删自己好友,松了口气,打了个对不起,正要发出去。


帮派频道突然炸了。


武当发了一段语音。


几秒之后,频道顿时被红包和啊啊啊啊啊和帮主娶我的呼声淹没。


华山费了很大劲才翻到武当那段语音。只唱了两句,跟他想象中的声音很像,低磁,有点清冷木讷,咬字很清晰,听起来很冷淡,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但是又像一根细细的羽毛,慢悠悠地挠人心尖,挠得人心痒痒,再也忘不了那种感觉。


华山反复点了那段语音很多遍,最后也没敢说话或者看后面武当有没有说话,关了帮派频道,蹲在齐无悔旁边,又开始打坐。




6




帮派里的日常很和谐,然而道理大家都懂,生活并不可能毫无波折。所谓流年不利,大抵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华山安安分分与世无争地当了几个月的风景玩家,偶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某一天打开帮派频道,被一排排刷出来的“我帮帮众xxx在xxxx被xx帮派的xx杀死”惊呆了。


一灯灯抡死你:艹被堵复活点了。


谁都看不见我:多大仇?存心来惹事的?


华山:怎么了?


钱已还蔡居诚:没事,对面那个帮主嚷嚷着我们帮有人杀了他们帮萌新,带了一票人来截我们行商而已。


华山:……???


贫僧慈悲为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华山努力回想了一下,回想起半个月前的一件事,忽然间,一股心慌油然而生。


华山:……那啥,好像是我的锅。


一灯灯抡死你:???


贫僧慈悲为怀:怎么回事?


华山:半个月前我跑课业的时候看到有人开红杀新手,看了下修为没我高,就顺手过去一套连招送他走了……


钱已还蔡居诚:………………


谁都看不见我:……那个人就是那个来找事的帮派的人?


华山纠结了很久,叹了口气,打了一句对不起,还没发出去,频道里已经刷了一排。


一灯灯抡死你:没事,你不用太在意。


贫僧慈悲为怀:他们看我们不爽很久了,只是恰好找到个理由来挑事而已。


钱已还蔡居诚:怎么说,是他们那边的人先动手的吧?开红杀萌新真以为没人敢挂?要我碰到我也快雪时晴教他做人。


一灯灯抡死你:嗯嗯,你别有心理负担啊。他们只是正好找到了理由而已,早晚都会来找茬的。


谁都看不见我:都别说了,快帮战了,先想想怎么跑路吧。


一灯灯抡死你:等会,这些人有些不是他们帮的。


一灯灯抡死你:他们还叫了别的帮的人???想把我们堵复活点堵到帮战结束???


钱已还蔡居诚:帮主救命啊!


武当:别起来了,省点耐久。其他人准备帮战,进队进语音。


华山:等等等等,我没打过帮战,不太会打?


武当:你不用来。


华山本来还想发个脸红表情卖个萌,一看见这句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心里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气不畅道不通,堵得难受,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他才想,要是自己当初不那么无聊,花点心思去提修为就好了,好歹这个时候还能理直气壮地帮点忙,不至于被嫌弃了自己还在生闷气。


华山关了游戏,又不死心地打开,正好赶上对面那个帮派的人发千里传音点名骂他,说多好一个帮派出了他这么一个败类,看得他犹如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底。


钱已还蔡居诚:要不要脸?自己开红杀萌新的事只字不提?


一灯灯抡死你:艹,我爆手速逃出来了,帮主我在回来路上了!


谁都看不见我:就他会买喇叭?让我先躺着,买几个喇叭骂回去。


贫僧慈悲为怀:大家都冷静点,先打,这些事秋后算账。


钱已还蔡居诚:卧槽,帮主的声音听起来好生气啊……


一灯灯抡死你:害怕,从来没见过帮主这么生气的样子……


谁都看不见我:???你们还有空打字,帮主不生气才怪吧???


……


世界里刷过一条又一条的喇叭对骂,华山没心情看下去了,点开了好友列表,犹豫了很久,他给武当发了条消息:对不起啊。


原本想着这时武当应该在指挥帮战没空理他,又或者生气了不想理他的,但是没想到武当回复得很快:没事。


武当又道:不怪你。


华山心想怎么能不怪我呢,不管怎么说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责任还是要担一点的。


打开帮派频道,几个活跃的人还在吱吱喳喳,武当向来话少,不常在帮派频道说话。华山有点遗憾,心想要是自己修为够高,待在武当的帮战队伍里,兴许此时还能听听他的声音?


但是无所谓了。想到这里,华山下定了决心,买了几个喇叭,毫无底气但又无所畏惧打了一排挑衅的话,放话让对面去不归谷找他,顺便爆了那个开红杀萌新的人的id,连着发了很多条。


再然后,他点开帮派,没有过多犹豫,果断地点了退出帮派。




7




华山修为不高,胜在操作,越一千修为杀人不在话下。来不归谷找他的几个都是不怎么会玩的,几下就被他杀回去了,真跟他有仇的那个打不过他,对面修为碾压他的高修大佬估计也懒得来打他。所以,到最后,竟然没人来找他了。


而世界上的喇叭骂战还在继续,只不过形势发生了一点变化。估计是那天被杀的新手里正好有哪几个大佬的小号,一时间出来了很多不认识的人喇叭一条接一条地声讨对面。华山看得谜之感动,心想现在帮派频道里的小姐姐们一定在敲锣打鼓喊爽,只可惜自己看不到了。


这会儿帮战估摸着也该打完了,好友里却没有新消息提示。华山心想自己退帮了武当应该不至于发现不了,不来问自己话可能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或者不想为难自己?


唉,到头来,还是自己在一个劲地给别人添麻烦。


华山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心里无端端轻松了许多。等了半天,没人来找他打架,也没人给他发消息,于是他什么也不说,点了切换角色回到了登录页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这样感叹着,华山点下了删除角色的按键。




8




卸了游戏之后,华山总是想起之前自己跟武当的对话。


这么无聊,你怎么不A?


A了更无聊。


现在他深刻体会到,退游之后,他是真的很无聊啊!


虽然也试过玩别的游戏,但是他总是时不时回想起自己在金陵、江南、云梦飞来飞去的日子。好嘛,开个号回去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


于是华山又回到那个区,又创建了个角色,又是华山剑客。


做完各种任务之后他乐呵呵地跑去找齐无悔打坐,正好赶上世界频道深夜飙歌场,各种鬼哭狼嚎,听得他心痒痒,忍不住也哼了两句。


华山想,这个点了,应该不会碰上熟人吧?


事实证明,如果他的命格里有幸运一项,那一项绝对是E。


华山发了语音,世界频道忽然爆炸,飞过去一排眼熟的id。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并细看那些眼熟的id都是谁都发了些什么,远处忽然飞来一剑。


啪的一下,他死了。




9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华山心如死灰,默默跟着不知怎么准确定位到他的武当进了帮。


一灯灯抡死你:帮主夫人回来了!姐妹们!列阵欢迎!!


钱已还蔡居诚:恭迎帮主夫人!!!


贫僧慈悲为怀:[红包]×10


谁都看不见我:[红包]×10


谁都看不见我:份子钱,不用谢。


华山:……


不知所措之际,武当密他:瞎起哄而已。


武当:不用理他们。


历史果真惊人地相似。


华山笑了两声,不怀好意地回道:我还以为这游戏多了个职位叫帮主夫人?还是你让他们这么叫的?


武当:……


切回帮派频道,华山看见武当发了一句:闭嘴。


一灯灯抡死你:嘤嘤嘤帮主明明高兴得很,还让我们闭嘴,过河拆桥啊!


谁都看不见我:当初是谁打帮战打到手机没电过了八百年才回来一回来就发现媳妇跑了遂发火怼对面的……


钱已还蔡居诚:嘤嘤嘤,我也好想有人为我怼遍天下人哦!


贫僧慈悲为怀:哪有那么夸张,你们别添油加醋了,主角还在看着呢……


一灯灯抡死你:最近不是出了很多双人玩法吗?帮主囤了很多烟花了吧?快趁热上啊!


武当估计是看不下去了,放弃了管教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吃瓜帮众,给华山发消息道:别管他们。


华山:可是我觉得还挺开心的?


武当:……


华山:你当真囤了很多烟花?当真很高兴?


武当:……


过去了短暂又漫长的十几秒,华山心里打了十几秒的鼓,快要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主动投降自暴自弃地来一句“我开玩笑的你别介意”了,武当忽然道:当真。


消息发过来的一瞬间,他眼前忽然炸了一个传闻中的君心·念念不忘。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


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华山曾经很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无聊,但事实上,如果自己不是那么无聊的话,他也就不会遇上武当了。


缘分到了就会遇见,不是很正常嘛。好比他A了又回来,反复横跳,不还是好死不死又跟武当碰上了。是偶然也是必然,正如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心血来潮热血上头,也是必然。


华山:嗯,那我也当真。





评论

热度(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