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愚人节自己给自己发糖

岁安:

 


  by岁安


  写在前面:各位小伙伴节日快乐!祝开心!希望大家天天吃糖。里面有几对是拉郎,单纯喜欢。希望有同好一起喜欢他们。


晓薛/


  “你这人真是有趣,知道我是这里的恶霸也不离远些。靠的那么近,小心殃及池鱼。”薛洋躺在树上一脸惬意,腿晃了晃,吊儿郎当的少年郎模样。


  晓星尘只觉得心提到了嗓子眼那里。


  “阿洋,小心些别掉下来。我看不见,不一定能接住你。”他站在树下念叨。


  “知道了,知道了。麻烦!”


瑶薛/


  成美二字,我担不起,你也担不起,可我偏要赠予你。要让你晓得,只有当个恶人,才能祸害百年。


  “成美……”金光瑶还未开口就被打断。


  “有事说事,别叫那名字!”


  “好……阴虎符快好了吧。”他打开折扇,呼了几下。露出与平时无二的笑容,笑意却未达眼底。


  “你急着用?前几天问你要不要你还推辞来着。”


  “并非,只是时间不多了。”


  (假如敛芳尊重生,回到魏婴还未夺舍的时候。他要凭借薛洋和阴虎符崛起,爬上金家家主之位。)


宋薛/


  “瞪什么瞪,再这么看我就把你眼睛挖了。”薛洋用手拍了拍宋凶尸的脸,阴狠地笑着。


  “怎么,不服气?”


  “恨不得吞我入腹,好泄了一身的火气?我的宋道长,你醒醒吧,你看你如今这副模样哪里像是凌霜傲雪,真是笑死我了!”


  宋岚的瞳孔微微一缩,虽是浑浊却又难得的多了几分颜色。不至于像从前那样只是泛着白。


  “你……住嘴。”


  “不想听我说是不是,可我偏要说,你这模样可是比我还要像个恶鬼。”


  恶鬼吗?宋道长想爆粗口。也不看看是谁把我弄成这样的,你也好意思说?等我农奴翻身把歌唱的那一天就是你薛洋哭天喊地跟我回白雪观之时!


羡薛/


  “前辈,别来无恙啊。”


  “呦,少了只手臂还敢出来瞎晃荡啊,你心真大。是不晓得疼还是觉得我会对你手下留情?”魏无羡觉得自己为这后辈操碎了心,在蓝湛眼皮子底下偷偷放走了人不讨好,还要为这小子做的事擦干净屁股。


  而且瞧瞧这小子,做的都是什么事!


  街上吃一碗汤圆嫌不够甜把人家摊子给踹了。没关系不就是赔钱的事吗,我夷陵老祖别的可以没有,钱倒多的没地方花,赔呗。


  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路过的道长?嗯……道长很正气,不怕,起码不会沾便宜到小霸王身上。睁只眼闭只眼得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调戏一个男的?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不好吗?


  夷陵老祖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一天,遇到薛洋在街上把他的手扎拿出来摆摊。


  “十个铜板一本,先到先得,魏婴亲笔!”


  魏无羡觉得把这后辈套麻袋里打一顿也不解气,我这么对你你就这么回报我?好生气可是还是要微笑。


  那干脆来点实际的东西吧,利息什么的就不跟你这小混蛋计较了!反正,我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计较。


  “魏前辈?”


  “十个铜板?我的也太便宜些了吧。横竖都是要亏的,不如物归原主。”


  “东西到了我手上自然就是我的,断断没有送回去的道理。”


  “呵,是吗?那你到我手上也甭想逃了。”魏前辈如是说,还不待人想明白就敲晕,连铺子卷盖一起带走。


湛薛/


  “蓝湛,朝有声音的地方打。”那端魏无羡喊道。手中的剑微微一顿,蓝湛回了句,知道了。


  雾里血色渐浓,血腥味让人几乎作呕。


  和他交手时见他握剑姿势便知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不待多想,剑已插入肉里,血花绽开,连带着衣帛撕裂的声音。


  那人小小地叹了口气,像是在惋惜。


  “太不公平了。”蓝湛听见那人小声抱怨一句。后面跟着句,你把我的糖……丢了。


  是吗?抱歉。我不想的,可是身为主角无论如何也要走剧情啊。蓝湛心念道。


冰洋/


  “抱歉啊乱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进入哪个世界了。”洛冰河笑道。“我等会儿还要找师尊学习呢?”


  等等?那不是长大后的他吗?为什么怀里抱着一个男人,为什么一副事后的表情啊?你不是爽文男主吗兄弟?莫非……我其实是个隐藏的基佬。知道真相的洛冰河不太好,丢了心神似的回去了。


  而这个世界——


  “不好意思,刚刚没忍住。”


  “说好不留在里面,给你薛爷爷麻溜的滚。”薛洋心累,表示不想再看到洛魔王。


个人拉郎/谢怜×薛洋


  谢怜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哭。好像是个小孩,蹲在自己道观的一角委屈地抽噎着,仿佛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是个好看的小男孩,估摸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此时不知受了什么委屈,抱着自己缩成一团。谢怜觉得自己眼有些花,定睛一看,这孩子的手竟血肉模糊,一根小指没了。


  很疼吧。


  他忍不住站在小孩面前,尽管小孩看不到。谢怜蹲下身揉了揉孩子的头,极尽温柔。


  “对不起,我是个没用的神灵。”他扬了扬手,白净的手肘上有两道咒珈。


  “不哭了,哭了的小男孩是成不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他想哄哄这个孩子,可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发不出声音。


  孩子对此一无所知,只觉得头上有风拂过。像是有人轻轻抚摸。


  “总有一天,我会……会报仇的。唔……常家,我记住了!”孩子恶狠狠地喊着,声音响彻整个道观。


个人拉郎/金凌×薛洋


  “薛洋,你真是恶心透了!”


  “金小少爷承让承认,我也恰好讨厌你呢。咱们彼此彼此啊。”


 

他的幸福

转逝转世:

        很多人说,薛洋最幸福的日子是在兰陵,那时候的薛洋身着金星雪浪,一派少年风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是兰陵金氏的客卿,无拘无束,潇洒快意……是,那或许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但我觉得,对,是我觉得,那并不是最幸福的。
       薛洋最幸福的时光啊,似乎挺短的,相较于他的人生,甚至短得微不足道,但它的形状恰好,填上了少年怎补也补不好的心灵缼口……
       当晓星尘第一次给薛洋糖的时候,那个七岁的小孩长达十年的愿望,终于在那一瞬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那只残缼不齐的手,也终于在十年之后,握紧了梦寐以求的东西。
       嗯,就是一颗小小的糖果,甚至于并不好吃也不是很甜,但它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补全了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一部分。


       从入坑开始,我就时常在想那颗糖的含义是什么,比如良心,爱,喜欢……后来觉得都不太对。
直到最近有些人对薛洋在什么时候最快乐最幸福展开了讨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恰当的含义。
      快乐是可以忘记的,但幸福,却是值得去回忆珍藏的。
      其实相较起来,对锦衣玉食,父母相伴的我们而言,时常嫌饭不好吃,嫌糖不合口味,于是拒绝家人与亲人的好意,但你却不知道,与一个一生只希望从他人那里得到一份给予的人相比,你有多幸福。
     是,他是一个反派,但他人生最大的幸福,却只是一颗别人给他的糖果。


    
      好像写作文😂,个人观点,不喜……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会强制你认同(摊手),但如若只是因为不想让薛洋遇到晓星尘从而避免造成最后悲剧的话,其实,你已经否定了那颗糖存在的意义了,事实上没有那颗糖和有那颗糖的薛洋我都喜欢,但我希望,他曾经,有一个家,被人关心过,爱护过,哪怕是不真实的,哪怕最终虐得要死,可是,洋洋还是被人当成孩子好好疼爱过了。这是原著写过的,唯一能够安慰我的事了。
        我又不贪心,对于一个从未得到过家的恶人来说,两年多,不长也不短了。
        其实想到你幸福的样子,我也挺幸福的😊

【宋晓薛/曦瑶】人生若只如初见(一)

林荫—慕情唯一官方认证的夫人:

晓星尘和宋岚并肩走在街上,心脏狂跳不止。没记错的话,上一世他们就是在这里和薛洋初遇。

上次看见薛洋是什么时候?恐怕是十几年前了,晓星尘横跨三省抓薛洋。义城那三年,晓星尘无数次想过那个少年的模样,他应该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张雪白的脸蛋,笑起来甜甜的,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再后来,晓星尘终于知道那少年的模样了,果然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只是…

到了,终于到了。晓星尘看见了那抹熟悉的金黄色的身影,强行克制住了上前把人抱在怀里的冲动。

薛洋正要掀摊,手腕突然被拂尘缠住。他抬起头,看见一个黑衣道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身子还微微发抖。

“你们道士都这么爱管闲事的吗?老子掀个摊子就把你气得发抖?“薛洋不耐烦地甩甩手腕,嗤笑道:“赶紧把你薛爷爷放开,要不然让你好看。”

金光瑶叹了口气,薛洋怕是没听说过眼前的这个人。薛洋如果真的跟宋岚打起来,肯定讨不到好处,到时候他还得出面收场。

不知道哪句话激怒了宋岚,宋岚面色铁青,猛的一拉拂尘,把薛洋拉了个大趔趄,重心不稳向前摔去。

宋岚没想把薛洋弄摔,毕竟他们这辈子没仇。他伸出手,准备扶薛洋一把。

晓星尘却是先他一步冲上前,接住薛洋。

“我说,你们道士一个个的都有病吗?”薛洋咬牙切齿地在晓星尘怀里挣扎,“松手,放开老子!”

晓星尘牢牢地把人按在怀里,喃喃道:“真好…幸好还不晚…”

晓星尘死的时候已经年过二十,修为比十七岁那年要高得多。而薛洋还只有十五岁的修为,被晓星尘按得死死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薛洋动弹不得,起了恶心晓星尘的心思,他在晓星尘脸上啄了一口,笑嘻嘻地看着晓星尘:“你别是个断袖吧?来,叫两声好听的,老子心情好就收了你…”

“哎哟!”薛洋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宋岚竟然拿拂尘打了他的屁股?!

薛洋很多年没被人这样侮辱过了,他又气又恼,稚气俊俏的脸都气得扭曲了,“你活腻了吧?打谁呢?”

“打你。”宋岚冷声道,又在薛洋屁股上打了好几下。


薛洋被晓星尘按着,躲不掉又没法还手,尖尖的虎牙把薄唇都给咬破了。他低骂道:“狗日的东西脑子被驴踢了吧?老子惹你了?”

“还不老实?“宋岚冷冷地看了薛洋一眼,又要再打。

“子琛,别再打他了。”晓星尘心疼地摸摸薛洋软绵绵的发丝,“薛…小兄弟,实在对不住。你跟我们回去给你上点药吧?”

“老子操了你婊子妈!”薛洋气得哆嗦,要不是这人按着他不让他动,他会挨那么多打?

晓星尘自知理亏,没有反驳,放开了薛洋。薛洋剜了他一眼,一溜烟躲到金光瑶身后去了。

金光瑶憋笑憋得肚子疼,终于有人替他教训这个小兔崽子了,简直太感谢宋岚了。

宋岚往这边走了一步,薛洋吓得一颤,随即觉得丢了人,连忙摆出一副不屑的态度,翻着眼睛看着宋岚。

“拿着。”宋岚把一个小瓷瓶扔到薛洋怀里,“如果你不想一个月都坐不了凳子的话,就乖乖的上药。”

薛洋“切”了一声想把小瓷瓶丢掉,但又觉得屁股肿着很没面子。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宋岚转身走了。

“行了,人都走了,你就别好面子了。”金光瑶微笑着拍拍薛洋,“薛客卿回去老老实实的躺着吧,伤好之前别出来了。”

“金、光、瑶!”薛洋可不怕金光瑶,他恶狠狠地瞪着金光瑶,咬牙切齿道:“所以你就看着我挨打是吧?”

“我觉得薛客卿以后还是不要随随便便亲别人吧。”金光瑶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笑容,言外之意是谁让你亲人家,活该被打。

“你们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薛洋面色阴沉地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冷笑道。

魔道多CP相性一百问

华昔:

2.性别是?
美洋洋:不愧是小瞎子,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我们都是男的问题,你还要问?
阿箐:这可不一定,有些看起来不太像。
一米七:(露出半截寒光闪闪的恨生,笑眯眯的看着小瞎子)阿箐姑娘,祸从口出,我看还是直接开始下一问吧。


3.年龄?
阿箐:这个也过吧,根本就没公布!(再摔剧本)


4.自己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忘羡】
汪叽:冷静,又不冷静。
wifi:二哥哥还有不冷静的时候?
汪叽:有。
wifi:是不是在想某个黑衣佩戴陈情之人?
汪叽:是。
【众人:明明天天的时候都面无表情!】
汪叽:心。
【众人:……】


【晓薛】
小星星:比较温柔,有时候还有些迟钝。
美洋洋:道长特别温柔,只不过有些时候控制不住。
【众人:???我们好像知道了什么】
阿箐:坏东西你胡说些什么,这是个正经节目!
小星星:阿洋…
美洋洋: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夸夸其谈,实话实说而已,不像那个一米七一样,天天假笑谎言无数,道长你脸红什么?我自己的性格就是英俊帅气 潇洒风流 嗜甜如命……(此处省略十万字)
一米七:又黑我?


【曦瑶】
吸尘器:雅正。
一米七:隐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仇亦如此,优柔寡断。


【温瑶】
温总裁:你看我这个称呼就知道。
一米七:隐忍,犹豫不决。
温总裁:小瑶儿不必纠结那些,想杀就杀,有我在帮你什么都不用怕,就算是你要杀我,我也心甘情愿。
一米七:宗主…


【柳澄】
柳清歌:简洁,直白
【众人:果然很简洁直白!】
江宇直:简洁,直白
wifi:师妹你确定?
江宇直:魏!无!羡!(一紫电就抽过去,并扔了一只仙子)
wifi:蓝湛救我!有狗!
仙子:汪汪汪(吐着舌头卖萌)


【追凌】
蓝思追:雅正,有时候也会感觉到束手无策。
大小姐:本公子当然是玉树凌风,完美无缺的性格。
蓝金鱼(景仪):不应该是大小姐脾气吗哈哈哈
大小姐:蓝景仪你找死!
思追:(无奈)这就是我说的有时候会感到束手无策。


【双聂】
聂大:嫉恶如仇,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可是没有谁生来就是恶人的。
一米七:大哥…
三不知:一问三不知算不算?
阿箐:算。
聂大:……


有很多CP没法写出来,比如恶友组,曦澄组,双鬼道组,三尊组,聂瑶组,桑瑶组,仙苹组,蓝气人和规训石等,全写出来的话,每一问都太长了,如果有想看的小可爱,可以在评论里说,只能写小番外。另外有没有人萌奶爸组(江澄 金光瑶)啊,一起带大金凌,想想就很有趣。

魔道多cp相性一百问

华昔:

5.道侣的性格是?


【忘羡】
汪叽:皮。
wifi:二哥哥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个词?!难道是不喜欢羡羡了吗?
汪叽:喜欢。
吸尘器:(露出一个雅正的微笑,并熟练的用手捂住眼睛)


【晓薛】
小星星:阿洋就像个贪甜的小孩子。
美洋洋:道长才是最甜的那颗糖,想吃~(舔舔虎牙)
小星星:(眼疾手快的剥开一颗糖塞到了薛洋嘴里)
美洋洋:道长表面上有些害羞,笑点低,听到一些问题会不知所措,很温和,就算是对立面也不会咄咄逼人,这种正派形象,我总是忍不住想去调戏。


【曦瑶】
吸尘器:阿瑶的性格很温柔,就像是皎洁月光下的金星雪浪,细细品尝才能发现这是一朵被埋没的惊才绝艳。
一米七:二哥这么夸我,阿瑶忏愧,若我也以一种花来比喻二哥,大概是兰花了吧。


【温瑶】
温总裁:小瑶儿很乖,但是也很危险。
一米七:宗主特别霸道。


【凌瑶】(某个小可爱点的)
大小姐:小叔很谨慎,金家的事务交给小叔就从来没有办不好的。(瑶妹在阿凌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被揉捏腰肢也不生气)
一米七:独当一面的家主,之前有些任性,但在结为道侣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很宠。


【追凌】
蓝思追:很可爱的性格,特别傲娇,很好强,有些急躁。
大小姐:哼,他能有什么性格,当然是我想要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了。
【众人:???】


【柳澄】
柳清歌:阿澄总是心口不一,有时候还很缺乏安全感,得一直抱着哄到不炸毛。
江宇直:你!胡说八道!(紫电出手)
阿箐:哇咔咔,这里打起来了,江宗主单方面家暴!


【双聂】
聂大:懦弱,偷懒,让人担心!(生气)
三不知:大哥…(吓得往后退)
阿箐:你再吓他,我们这个节目就不能进行下去了
三不知:大哥很霸气,表面上很嫌弃我,实际上很心疼我,可惜我总是练不好刀。


抱歉最近有一些事情,昨天没更,今天也只有这么一点点,加上了凌瑶,还有想要什么CP的吗?

魔道多cp相性一百问

华昔:

6.第一次见到道侣的时间和地点?


【忘羡】
汪叽:在云深不知处,他连破两条家规,还敢问我喝不喝酒。
Wifi:家规那么多条,蓝老头写了三千多条家规,谁能记得住。倒是二哥哥,羡羡当时请你喝酒,你还打我。
汪叽:现在不打。
Wifi:是啊是啊,现在二哥哥可是天天犯禁,以前还偷鸡爬树哈哈哈,呜……
汪叽:(捂住魏婴的嘴就往房间里拖)
阿箐:要出现不可描述的画面了吗,快快快,拍下来!
宋岚:阿箐,不能看!


【晓薛】
小星星:常家的案子之后,我横跨三省去追他。
阿箐:道长原来是你先追的坏东西?
小星星:不是的!追拿归案!
美洋洋:就是道长先追的我(薛·很皮·虎牙·少年心性·洋),不过道长我们第一次遇见并不是那个时候。
小星星:不是吗?
美洋洋:是在金麟台的街市上,当时我还被宋子琛抽了一拂尘!道长你怎么就给忘了……
小星星:阿洋……我……抱歉。
美洋洋:不是说不准说抱歉了吗?
小星星:好,不说。


【温瑶】
温总裁:不净世遇到的,当时小瑶儿正在整理房间。
一米七:宗主?
温总裁:我偷窥。
一米七:宗主!
【众人:你竟然是这样的宗主】
一米七:我是后来去不夜天才见到的,他刚把一个人杀了,让我去处理尸体。
阿箐: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头吧。
温总裁:所以小瑶儿有段时间误会我冷血。


【曦瑶】
吸尘器:我落难在外,已经快要昏厥过去,靠在树上休息,就看到阿瑶过来了,给了我干粮和水,还听我说完了事情经过。
一米七:二哥虽然当时落魄,可还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
【众人:当然,泽芜君可是世家公子榜第一名】


【柳澄】
柳清歌:乱葬岗围剿之后,我梦到了一个紫衣少年跪在祠堂里,一句话不说,但是他哭了,一点声音都没有的哭泣,倔强又委屈。
江宇直:某天早晨醒来,推开门发现自己不是在江家,院子里一个男子盯着我看,看的头皮发麻,就一紫电抽过去了。
阿箐:不愧是江宗主,这么直接。
柳清歌:我正在奇怪,这个人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他就和我打起来了。
【众人:打♂架】
江宇直:(紫电出手,狠狠地瞪了观众)再胡说,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追凌】
蓝思追:在大梵山,见到了金光闪闪很霸道傲娇的阿凌,当时十分危险,劝他也不听。
大小姐:本公子能有什么危险,难道能放任不管吗,我不想失败。
Wifi:其实阿凌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个被娇生惯养的一事无成的人。
大小姐:哼!


【双聂】
聂大:从小就见到了,刚出生小小的一团,一直哭,直到我抱过来才不哭,胡乱的抓着我衣服就睡着了。当时我就在想,我有弟弟了,很可爱但是怎么这么爱哭,以后一定要保护好他才行。
【众人:突然温柔的聂大?我们也想看他小时候】
聂大:不行,我的!
美洋洋:啧啧啧,弟控。
三不知:两三岁的时候开始记事,哥哥很高大,那时候也不逼着我练刀,看到我的时候总是笑的很高兴,再把我抱起来转个圈放下,哥哥很高大,看他的时候总要把头仰的很高,脖子都酸了,可还是忍不住想看他。
美洋洋:啧啧啧,兄控。
【众人:嘲讽技能全开的洋洋?】


【凌瑶】
大小姐:我也是从小就遇到小叔了,那个对我温柔的笑着,在舅舅要打我的时候把我护在不高身后的小叔,真的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移不开眼。
一米七:不提身高我们还能做朋友(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大小姐:(忍笑)好好好,不提。
一米七:第一次见阿凌是抓周礼上,抓到了岁华剑,很高兴的笑着晃了两下。


【追仪】
蓝思追:云深不知处内的弟子,都是安安静静的,只有景仪一个人活泼,太活泼了,所以一眼就看到了他。
蓝金鱼:含光君带了一个小孩回云深不知处,当时觉得这个小孩可爱,不会是含光君的儿子吧,凑过去捏了捏脸蛋,他就跑过去抱着含光君的腿不理我了。不得不说第二次,第二次见他的时候,他在兔子堆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思追:景仪你不要再说了!
【众人:说啊,我们想听,而且满满的画面感哈哈哈哈】


【澄凌】
江宇直:自己养大的孩子,当时师姐抱来给我看的时候,他就特别不听话,朝我扔东西,吐舌头。
大小姐:……舅舅,我这么皮你不打断我的腿?
江宇直:说什么糊涂话,打断了师姐会伤心的。
师姐:(温柔)不会伤心,我知道阿澄不会这么做,他很喜欢阿凌,就是不肯直说,从小就这样。
江宇直:姐!我才不喜欢这小子!
大小姐:我也不喜欢舅舅!
【众人:傲娇】


【澄宁】
江宇直:在不夜天,很自卑的少年,明明哪里都挺不错的,为什么要自卑,还有魏无羡和他关系真好。
Wifi:师妹放心,不是绿的,我也不敢啊。
江宇直:你再叫我一声师妹试试!
Wifi:师妹师妹师妹~
江宇直:我打断你的腿!
阿箐:场面真很混乱,温公子你继续,不用管他俩。
小天使:这……不劝真的没问题的吗?
聂大:没问题。
小天使:好吧……那次我根本不敢抬起头看别人,所以也没看到江宗主,后来在莲花坞看到江宗主自己一个人回来,直到被殴打化去内丹,一直很倔强,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好厉害,如果是我,早就撑不下去了。
秀秀:可是江澄后来也很惨。
江宇直:……


【三尊】
阿箐:这一组刺激。
聂大:很小就见过二弟了,都是世家子弟,第一次见三弟是他被踹下金麟台抹掉嘴角的血,起来拍拍衣服就走了,当时想叫住他,可他走得很快。
吸尘器、一米七:上面有哦。


【曦澄】
吸尘器:江宗主当时来云梦求学,一副不服输的样子,却会帮魏婴去跟别人道歉善后,当时同龄的少年当中,很少有人能做到这点,就被吸引了。
江澄:蓝忘机的哥哥,和蓝忘机长得很像,可是会笑,笑起来特别好看,急躁的心情也和缓下来了。
阿箐:两个人意外的合拍。
吸尘器:阿澄看到我笑的时候会高兴?那我以后多笑给你看好不好?
江宇直:(脸红小声)好。
阿箐:难得江宗主不傲娇了,泽芜君的魅力真大。


【恶友】
美洋洋:当时我在金麟台的大街上,刚随手拔了一根糖葫芦,那个小贩很佩服的看着我。
阿箐:很佩服?
美洋洋:就是很佩服,眼睛睁得贼大看着我,一眨都不眨,小瞎子别打断我讲话。然后一个笑的很恶心的人把我堵住了,并且扔给小贩几枚铜钱,我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吃东西还用付钱?
阿箐:当然是要付钱的,等等,金宗主堵住了你?原来是瑶妹主动的吗?!
美洋洋:小瞎子你又打断我!然后他就一直跟我说当金家客卿的好处,不感兴趣,后来他说金麟台有很多好吃的糖,本大爷一拍大腿就答应了,就是这样。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
阿箐:哈哈当时真是这样的吗瑶妹?
一米七:过程没错,但是去掉那些夸张的部分就好了(微笑)。
三不知:我觉得三哥的笑里面有杀气。


【宋薛】
宋岚:小流氓在欺负别人。
美洋洋。宋子琛!
宋岚:一个少年在玩闹。
【众人:妻管严???】
美洋洋:这还差不多,不过第一次见这个人的时候,就很讨厌他,想祸害他一辈子,死了的才听话。


   今天就到这了,说好的渣反魔道天官一起更,我可能要食言了emmmm(打死),别的太太更一百问,每次最少也能更十问,我这……一问!现在这一问快三千字了,希望能看在我比较大长的面子上,放过我QAQ。这一次很多内容都做了私设,还有一些原著的部分,希望自己没记错,如果有错的,可以在评论区指出来。另外……那两个的一百问可能要等到我更完魔道的再继续了,致歉。

魔道多cp相性一百问

华昔:

7.对道侣的第一印象?


【忘羡】
汪叽:桀骜不驯。
Wifi:披麻戴孝,蓝家校服就是披麻戴孝!
蓝气人:给我抄家规去!


【晓薛】
小星星: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虎牙很可爱,就是顽劣了些。
美洋洋:道长又比我大多少,第一印象嘛,假正经端着大人架子的温柔少年。
【众人:大很多,我们都懂(老司机般的笑容)】
美洋洋:(晃晃手中的尸毒粉)


【温瑶】
温总裁:很乖很听话,长得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一米七:冷血的宗主,可以利用,就是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温总裁:明明是宠爱的眼神!(总裁式委屈)


【曦瑶】
吸尘器:乐于助人的少年,看起来很温柔。
【众人:这个还是要看颜值】
一米七:看起来也就十六七的样子,却连连唉声叹气。


【柳澄】
柳清歌:紫色很适合他。
江宇直:他的院子里没有狗!


【追凌】
蓝思追:任性妄为的可爱。
大小姐:死板,嫌弃死他了。
阿箐:看来大小姐一见面就很喜欢蓝公子啊。
大小姐:(脸红)胡说!


【双聂】
聂大:很可爱的小团子,特别爱哭。
三不知:高大威武!
阿箐:啧啧啧。


【凌瑶】
大小姐:小叔总是护着我,虽然那时候我还很小,可是也想快点长大变得厉害了保护他。
一米七:天子骄子,仙中牡丹。
大小姐:小叔我没那么厉害的。
一米七:在我眼中,你有。


【追仪】
蓝思追:活泼过头,精力旺盛。
蓝金鱼:看起来很好欺负。
【众人:然后你就被欺♂负了】
蓝金鱼:咳咳。


【澄凌】
江宇直:没有师姐好看。
大小姐:凶死了,在他眼中我还不如狗。
美洋洋:不如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经笑疯了的洋)
仙子:汪!


【澄宁】
江宇直:太自卑了。
小天使:很厉害倔强,可是我……害了他的父母、害得兄弟分离、害得姐夫没了、害得师姐也没了……(越说越小声)
江宇直:别胡说了,我只是……只是有点想他们,没有怪你的意思,以后不准说了。


【三尊】
聂无头: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和忍辱负重的少年。
吸尘器:疾恶如仇的可靠大哥和善良温和的阿瑶。
一米七:心思单纯的暴力宗主和雅正温柔的二哥。


【曦澄】
吸尘器:心口不一。
江宇直:雅正。


【恶友】
美洋洋:笑的很恶心,和我聊了好久,像是拐卖小孩的,穿的金闪闪,一看就有钱,所以不是拐卖小孩的。
蓝金鱼:你是小孩?
美洋洋:我不是吗?
一米七:很适合派出去清理,不过太能招惹是非了。


【宋薛】
宋岚:是非不辨,心狠手辣的恶人。
美洋洋:那宋道长大可杀了我,为民除害啊(舔舔虎牙)
宋岚:杀了也会为祸人间,不如我来渡你。
美洋洋:那宋岚你可得看好了,不然我溜出去为祸人间哦。
宋岚:看好了,不会让你跑了。


7.如果以动物来作比喻,道侣是?
【忘羡】
汪叽:兔子。
Wifi:二哥哥也是兔子。


【晓薛】
小星星:阿洋应该是狼,看上去很凶狠,可也是会报恩的。
美洋洋:道长是羊,洋洋的羊。


【温瑶】
温总裁:猫,养不熟啊。
一米七:鹰,天上的王者。


【曦瑶】
吸尘器:刺猬,内心很温柔。
一米七:白天鹅。


【柳澄】
柳清歌:狗。
江宇直;丹顶鹤。


【追凌】
蓝思追:仓鼠。
大小姐:也是兔子,毕竟被扔到兔子窝过哈哈哈。


【双聂】
聂大:松鼠。
三不知:熊。


【凌瑶】
大小姐:金丝雀。
阿箐:是因为娇小吗?
大小姐:是的。
一米七:呵呵。
一米七:孔雀。


【追仪】
蓝思追:猴子。
蓝金鱼:兔子!


【澄凌】
江宇直:大极乐鸟。
阿箐:为什么不是狗?
江宇直:他有狗可爱吗?
大小姐:舅舅!你去跟妃妃茉莉小爱一块睡吧!


【澄宁】
江宇直:鸵鸟。
小天使:狗。


【三尊】
聂没头:二弟是天鹅,三弟是蛇。
吸尘器:大哥是狮子,阿瑶是刺猬。
一米七:大哥是虎,二哥是天鹅。


【曦澄】
吸尘器:狗。
江宇直:寿带鸟。


【恶友】
美洋洋:以色列金蝎。
一米七:黑曼巴毒舌。


【宋薛】
宋岚:人,喜怒无常难以捉摸。
美洋洋:宋哑巴你是骂我不是人?
宋岚:不是。
美洋洋:得得得,你是乌鹊。


   这个动物的我好纠结,总觉得哪里不对。上次发了一个小调查,是喜欢简洁的还是上次那种,有一个小可爱留言评论说要简洁的,所以这次很简洁了,不过我写起来总想加几句。另外双玄股暴涨,开心!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七)

华昔: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抛弃所有,问灵寻十三载,做遍我行事等一不归人。蓝二哥哥。
                                                              ——魏无羡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坠入泥淖,不再清风明月,霜华动天下眼盲情不识。道长~洋洋想吃糖。
                                                              ——薛洋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逃亡在外,偶遇温柔少年,可惜朔月穿心情断观音。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金光瑶

魔道小攻们如何向小受求婚

浅篱:

突发奇想


ooc_(:_」∠)_
忘羡在原文中只差一拜,差不多就算成亲了,在这里就不写了


曦澄:阿澄,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嫁给我,我会对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追凌:阿凌,我会一辈子宠着你,爱你,陪你一起养仙子,嫁给我,可好?


聂瑶:阿瑶,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不理解你,不知道你的好,嫁给我,我用一生来弥补你,能否给我个机会?


晓薛:阿洋,嫁给我,我给你准备一辈子的糖果,你做我一辈子的眼睛。


桑仪:景仪,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但我知道我爱你,你嫁给我吧。




给自己补个小广告(别打我)


新文:如果魔道众人入了江湖


放链接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


溜了溜了~~

当他们玩乐乎番外妈呀!玛丽苏!

岁岁年年,花前明月:

忘羡曦澄聂瑶晓薛追凌桑仪
有盗笔全职乱入
一竿子怼死你
〔图片〕
妈妈呀!这儿有玛丽苏!!〔艾特〕温温晁 把你家妹妹领回去!别惹害人间!
#义城
〔喜欢〕32 〔评论〕 条 〔转发〕53
温温晁:我没这个妹妹!这东西我们温家不认!
二哥哥的羡羡:卧槽!这玛丽苏还来祸害我和二哥哥!这妖孽!必须收了!
羡羡的二哥哥:淡定,魏婴。这文辣眼睛。
蓝氏读弟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吓的抱紧了我的晚吟。
江家第一直男:靠!楼上!你喝假酒了吗?
道长的阿洋:我会喜欢上这种女人,我这辈子糖都不会吃了。
阿洋的道长:看了后想拿剑戳死她的冲动!
鬼将军:没眼看。
社会你情姐:好想把她解剖了。
金孔雀:哎呦喂,真6呀。魏无羡的初恋,含光君的道侣,江澄的未婚妻……很66啊。人家含光君与魏无羡估计知道了,要你吃大剑柄子了。
聂家赤峰九米一:哎妈呀!啥玩意!我一板砖拍死你个孙子哦。
金家敛芳七米一:谁也别拦我,今天就要打死她!
我才不是大小姐:怎么办!想咬人!
蓝家思追:阿凌淡定
吴家小三爷:玛丽苏什马,恶心。
张家小哥:……
谁人解语花:墨吟,陈曦,凤凰,贼恶心
瞎子:6了,玛丽苏也来你们家了?
十区专业抢BOOS:这玛丽苏还真的是……够了。
黄烦烦你妹:我靠!智残呀?
霍家秀秀:智障年年有,今年智障特别多。
——————
哎呀呀,我可不是在黑你角色哟,我哪敢与你杠呀?哪敢比你脸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