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一人之下/玉碧/武侠paro】《仰观尽从容》(上一篇后续)

钟如饮:

这篇之后会不会有后续我是不知道了/


接上一篇《万事只东风》/


张灵玉×张楚岚










中秋的时候,张灵玉和张楚岚正在回天师府的路上。


张楚岚伤没好得全,又连月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此刻有张灵玉守着,索性头一歪就靠在马车车厢里一个劲地睡。


外头赶车的小道童是个木头,什么也不懂的懵懂模样。


张灵玉倒是一副在车厢里也能入定的样子,但此刻这位素衣白袖的小师叔倒是不介意耽误些许修行的日子,他在看张楚岚。




天师府一别,大概三年有余。


彼此皆不是熟悉的模样了。


少年人的筋骨长结实了,个子又拔高了一些,原本或天真或闲散,但都透着稚气的面容也各自磨去了稚嫩,露出原本的棱角来。


少年忽而成人,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像秋水沉落,露出被冲刷得嶙峋的岩石一样。




三年前,自己因为某个可笑的理由败于张楚岚手中。


他原本是看不上他的,他想,天师府清静地,怎么就会出了张楚岚这么一个满身世俗气的人,这么无赖,这么没用,这么懒懒散散万事敷衍。


然而不是的。


他想错了。


当他注视着比武场中的张楚岚,他竟不能否认,他看到那脱去了一贯轻浮神色眉眼里流露出的坚毅,眼神平静,意态沉稳。他还是个少年,却看透世情,当真平静时,却已有青灯古佛之寂静。


然而和张楚岚交手时,张灵玉才发现自己又错了。


那副轻浮模样,也并非全然是张楚岚的伪装。


他是个复杂的人,嬉笑怒骂是他,寂静深沉也是他。


少年热血是他,堪破红尘也是他。


在张楚岚身上,那些无耻卑鄙,和赤子之心竟然是可以并行不悖的。




想着想着,张灵玉不由自主就把目光往张楚岚身上放。


张楚岚睡着了,神色却并不是放松的,甚至面颊也远没有从前圆润,时间将他那股子鲜活气打磨了不少,但张灵玉想了想,觉得那双眼睛是没变的,看着自己时,还是一片清明。




世人都说天师府的张灵玉张道长是仙人之姿,早就摒弃了凡尘俗念。


可张灵玉知道不是的。


他有欲念,只是多年未曾走过红尘,故作不知。


他有他的贪嗔,比如对水脏雷,他始终在意自己不能修成绛宫雷。


但那次与张楚岚一战,他就好像走出迷障,得见青山。


张楚岚就是他的青山。






古人有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到天师府时已经是深秋了,因为要瞒着武林白道众人,所以车马走得偏僻,行了数月。


老天师愈发老了,前些个年头,陆家的陆老爷子没了。


陆玲珑当年还是个冲动的小姑娘,现在也是挽发点红妆的掌门人了。


岁月总是不饶人的。




张楚岚在江湖上闹出来的事传到了天师府,天师府里弄得沸沸扬扬的,但张灵玉不慌,他是不信的,老天师也不慌,慢悠悠打了个哈欠,神色如故地往屋子里走,说要睡个午觉。张灵玉应了声,谁知老天师却忽然悠悠然道:“那个小兔崽子走了有几年了,找个时候,让他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


张灵玉就明白了。


于是下山,寻他,带他回来。


张楚岚到天师府那天,老天师没午睡,他是有些困了,却还是要和张楚岚絮絮叨叨说好些话。


什么都说,什么张灵玉前段时间练功不知为何不用心了,小道童把后山的花浇死了,松木上的松子落了一地,前个儿下的雨把竹子打断了……


就是不说江湖,不说商会,不说全性。




张楚岚在一旁插科打诨,好像江湖上也根本没那档子事。


后来老天师还是倦了,就由小道童扶着去了卧房,张楚岚懒懒散散走出来,就看见站在一旁的张灵玉。


张楚岚讷讷地打了个招呼。


张灵玉沉默地垂下眼睑,眉心的朱砂欲落的模样,张楚岚于是讪笑了一下,就和张灵玉并肩走着。




幽冷的桂花香霎是好闻,萦绕在鼻尖,小道童们在潭边打水,一到秋日,寒山也变得苍翠起来,山泉溪水里都透着寒气。


“这一回,你准备呆多久?”张灵玉终于开口了。


张楚岚笑着耸耸肩:“师尊老了。”


张灵玉沉默了一下,他明白张楚岚想说什么。


“老人家难得高兴。”张楚岚漫不经心道,“得让他过个好年吧。年节后我再走。”


“也好。”张灵玉想,那个时候张楚岚的伤也该大好了。






“小师叔,”张楚岚的目光望着很远的天际,天空吻山的地方,他说,“谢了啊。”


“不用。”








【end】













评论

热度(24)

  1. 红尘待你回钟如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