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临江仙(上)

毛古七:

*瞎几把干设定
*cp是玉碧和也青也,雷的莫看
*有,有暗恋
*oooooc应该有
*情人节就是嗑cp的日子
*我垃圾,大家情人节快乐






哪都通快递公司现在陷入了一个危机。

过年了,大家都回家了,没人干活啊。

徐四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径直打了个电话向龙虎山去——反正那帮道士不放寒假,也没有情人节,嘿。

然后老天师坑徒圣手再次出现,随便打发了一批人过去,又指名道姓张灵玉过去帮忙,并且一星期内不准回来。


一个星期,七天,168个小时。


听说了这个消息后整座龙虎山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如丧考妣,就差每人戴个白箍了。师兄们看张灵玉的眼神越发怜惜,甚至还有些过激的跑到老天师门口咣咣咣大力敲门说师爷您不能这样!!师爷那可是不摇碧莲啊师爷!!你这是把灵玉真人往火坑里推啊!!

然而事已成定局,任你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没用了。张灵玉,还是拎着大包小包,在师兄师弟们的祝福中去了华北。


他是一个人去的,别人早一天去了,他却被师兄拖在那拖了一天。

来接他的是张楚岚。

小张同志听说张灵玉要来其实是开心的,大包大揽的就把接人这个活给接下来了,徐四徐三瞅着他那嘴脸,心想情人节到了年轻人就是容易激动。


此时他扒在火车站出口外面的栏杆上,点着了一根烟,伸着脖子往里张望。远远的他就看见一个仙风道骨的影儿,拉着黑色的行李箱出来,张楚岚也不掐掉烟,就那么模模糊糊地望着,任烟雾一下一下飘过来,遮住眼前的景象。


快走到了,他咬着烟想。


然后张灵玉就走到他面前,温润似水地笑了那么一笑。早春的风有点儿大,掀起他的头发露出那张绝世俏脸,宛如某个少女漫镜头,漫画中的白马王子走到姑娘身边笑着说,你等很久了?



他不笑没的事,这一笑把张楚岚的心揪地死紧死紧,他一向自恃脸皮够厚有恃无恐,此时城墙般的脸皮居然挡不住血流上涌。张楚岚大着舌头结结巴巴地回答,没啊,我刚来。然后犹豫了一会说,小师叔你今天心情好像特别好啊?


对方偏了偏脑袋,微微睁大了眼睛带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锋利的眼角拉出点圆润的弧度,显得天真又纯良。


张楚岚看都不敢看他,眼珠子歪到旁边去挠着脑袋说,龙虎山上那会儿嘛...你那时候好像挺不待见我的....

张灵玉哦了一声,沉默了一会,说抱歉。

张楚岚呲着牙花乐了一乐,嘴上说没事没事,心里说你现在待见我就行。

他拉开车门,转头问,小师叔,你晕车不?





张楚岚开车很稳。


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广播里放着白烂的歌,张楚岚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开口,苦于找不到话题,只好假装认真听歌。最后还是张灵玉咳了一下问,我.......在公司里工作分配好了吗。


还没,张楚岚叼着烟屁股回答,你那些师兄都跑快递去了,人手暂时够了。


师父叫我一个星期后再回去。


行啊?要不搬来跟我一起住?


说这话的时候张楚岚心里是忐忑的,当年龙虎山上人家张灵玉鸟都不鸟他还是给他留下了点心理阴影,万一这回他拒绝的干脆利落岂不是脸都丢光了。


不对,脸是小事,张灵玉拒绝才是大事儿。



然后他就听到一声好啊,含了点儿笑意,炸得他头皮一麻,差点没把牢方向盘。他听见自己机械地说好啊好啊,回去给你铺床,心里的小人狂点头一万次,上蹿下跳张牙舞爪高喊好啊好啊。


到了公司却没看见宝宝,只有戴着口罩系着围裙家庭主妇一般的徐三。张楚岚问宝儿姐呢,上哪去了,三哥你干啥呢。徐三顶着一头黑线说徐四带宝宝出去玩了,既然你来了也来帮我做过年大扫除好了。



张楚岚答应了一声就去拿拖把,转身却看见他的小师叔还站在那。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只觉得这么好看的人实在舍不得让他打扫卫生,张灵玉本人倒没觉得有什么,眨眨眼睛问他,拖把在哪?



张楚岚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带你去铺床,张灵玉却已经找到了拖把开始干活。张楚岚想不到这位看上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师叔这么擅长干家务,转念一想龙虎山又不是什么豪门,山上要干的活肯定也不少,张灵玉又这么大个人,比自己还高,于是稍微放下心来。


温度还冷着,张楚岚蘸着水擦玻璃,手指尖的温度比玻璃还低。擦完一层楼的玻璃之后的感觉不亚于被水脏雷钻了胳膊,冷的生疼,只想把手揣在兜里暖和。



张灵玉看着面前的人缩着身子对着手呵气,鼻子尖尖都冻的紫红,对方比他矮了一点,这个角度就像一只缩起来抱着自己取暖的松鼠。



张灵玉想握住他的手,这样他会暖和一点,最终还是止住了动作。







TBC...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