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一回家就看到恶霸在欺负道长!

不会取名的蠢七月:

今日的义城集市依旧热闹极了。


我叫阿箐,因无父无母,自幼时被晓星尘晓道长收养至今。


现时刚从集市回来,虽早已日落西头,但今儿的提子真甜,道长一定会喜欢的~回去晚了倒是不怕,毕竟道长那么温柔的人儿,只是要小心了那无缘无故缠着道长的恶霸。道长也是心善,居然同他人一般对他,也不知是不是被喂了什么,可不能大意了,要快点回去才行。


可才刚跨入门槛要去道长那儿。就听到道长屋内若隐若现的声响,宛如幼犬任着主人的鞭挞而发出的低吟,而如今不用细听便知这幼犬的声线定是道长的!可恶!是谁在欺负道长!


这么想着,就趴在门口贴着耳朵仔细听着,生怕打草惊蛇,坏了大事。
“唔……哈啊~”


“别……别这样,若是被阿箐撞见了如此,成何体统……”


道长的声音貌似更显得痛苦了,于是内心撞开门的欲望越发地加重,却还是忍住继续听下去,又被屋内下一句气得手握成拳,咬紧下唇。


“没事的啦~啧啧,道长好细的腰。”轻佻又无礼,一听便知是那恶霸!可恶!那混蛋又在搞什么鬼名堂!就知道他定不是什么好人!


还未想完,屋内又两声痛苦的呻吟让自己抑制不住地推开门,头上的井字多得容不下一个小脑袋。


“砰!”门砸到墙壁又因力而反弹了回来一点就没有其他的动静了,却不影响推开这门的人的气愤,她一脚跨入稍高的门槛,手维持着推门的动作看着架势就像随时都和那人可以打起来。


“呔!我不许你欺负道长!”


而本以为会见到惨烈战况的她,入目的确是另一番平日见不着的光景,不禁惊得让她手中不知何时举起的竹竿落地发出“哐——”的声响。


另一边,晓道长因闻见阿箐的声音慌乱不堪。坐在他身上的人倒是冷静许多,轻佻着声线,抚过身下人的香肩对着那女孩道:“欺负?阿箐姑娘此言差矣。怎么会是欺负呢~分明是道长昨日夜猎时筋骨受损,我在帮他揉按。”


若是自己真的瞎眼,看不着这人跨坐在道长身上,半敞着衣服,怕是真要被这人所骗了吧。想到这不免咬了咬唇,可恶!骗三岁小孩吗!


抬眸又见他附在道长耳畔说着什么,末了,就只听了道长一句——
“不知廉耻。”


把面前这光景看得一清二楚的她怔在了原地,一时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直到那轻佻至极的人趁着空闲询问:“小瞎子,你现在门口做什么?”才惊觉站了许久了。一时想不出理由,竟说——


“我……我吹吹风……”


梗源@祖尔国最帅的Rab


表示这里文渣求不嫌弃💦💦💦

评论

热度(45)

  1. 红尘待你回七月月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