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酒色财气

kikio:

穿肠毒张楚岚。


惨遭围堵时手握一瓶八二年老白干,既没有一瓶子锤墙上拔高气势也没有一瓶子砸自个儿脑袋上威吓对手。他弓背猫腰拉开夹克揣进酒瓶动作猥琐一气呵成,其反应之迅速手法之娴熟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偷鸡流程,少说两百只牝牡练过手。大敌当前不改嗜酒本性,故而得名穿肠毒药。 


事后此人叫冤,老白干是买给冯宝宝的,酒在人在,酒亡他亡。




刮骨刀张灵玉。


与一老道交手相约点到为止,水脏雷一下没收住劈焦了人家胡子,老头儿全身的角质蛋白立马烧掉三分之二,黑灰撒满地。奇就奇在他胡子半根不剩,下巴嘛事儿没有。明白人看得透,那一招雷法刚成型张灵玉就清楚手重了,当即卸去三分力,一推一躲又削三分,卡着劲儿打出去的。看归看破,不说破,只戏言好一把刮胡刀,却被其门下女弟子错听成一把刮骨刀,适逢情窦初开,又见其人风轻云淡,眉间一点朱红,半分烟尘不染,不由长叹当真是刮骨钢刀。


后来这仙人也食人间烟火了,没道理张楚岚撩完就跑不准人追,张灵玉腿长,逮个鸡崽子不在话下,刮骨刀怕是要真刮骨了。


 


祸根苗王也。


泡面只吃今麦郎,宾馆只睡硬板床,据说穷得心慌。交友不慎,被张楚岚拐去护送富二代挣镖费;运气不佳,一车人全被绑了。他没挨过绑,也不急着脱身,悠闲地摆开京瘫起势等反派说完经典台词。兴许第一回业务不熟,绑匪连个面罩都没有,其中一个还乐呵呵地瞧着他。那人蹲到王也旁边眯着眼来回打量,突然冒出来一句同道中人啊。他愣了愣。那人便悄悄抱了个子午印,王也皱眉,对方笑道自己无心作恶只想图个趣儿,萍水相逢,自不会拦了道长的路。那厢富二代杀猪一样嗷嗷乱叫,匪头儿喊了一嗓子小青啊拿块抹布来堵上这傻逼的嘴。年轻人应了声,他冲王也一颔首,起身离去。


案子惊动上层,破得倍儿快,可惜再快也没王也快,警车到的时候绑匪已经全跟那儿躺平了。这班人到头来鼻青脸肿的进了局子,独独不见小青。匪头儿正恹恹地窝在审讯室。小警员问你们为啥绑架xx。匪头儿懵逼,我们绑架的是xxx。小警员瞪眼,你们绑架的不是xx。匪头儿说特么的xx是谁啊。小警员鄙视道我说怎么要了个这么低的价钱,我们还以为你先给xxx家打电话是为了抛砖引玉,没想到是你孤陋寡闻啧啧啧。事情最后曝出来不过是xxx虎口脱险,仅有的一点儿消息也给王家摘得干干净净,倒是异人圈传开了八卦,王也让人扣上一顶惹祸根苗的帽子。


 


雷烟炮诸葛青。


对,就那个绑匪小青。通过参与绑票取乐,其恶劣行径可见一斑。虽然当事人声称危急关头必然出手相助将乱纪分子绳之以法,这不遇上王道长了,肉票压根儿没有任何被撕风险。有好事者同王也谈起,后者翻个白眼不想发表任何评价。 


但酒色财气三缺一,麻将打不起来。大家举手表决诸葛青笑里藏刀,投票民主,就俩选项,诸葛青笑里藏的是刀子还是铲子,笑里藏刀全票通过,至此人称雷烟火炮。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惹祸根苗,气是雷烟火炮。 




emmm续篇为后果


自带丑图戳这儿

评论

热度(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