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待你回

君不见 第二十五章

无执道长:

日更做不到,努力当一个周更作者x


顺便我觉得三十五章内完结有望!


情人节快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晓星尘正欲站起身来,打算到薛洋寻到邪气之地一探,却被薛洋一手按下,险些让他跌坐在地上,晓星尘有些不明所以,他看向薛洋,薛洋摆摆手,说:“急什么啊道长,好不容易抓来的鱼,不吃完岂不是浪费?”


说罢薛洋手里串着鱼树枝又转了个圈,把鱼翻了个面,继续烤着,被灼烧的鱼皮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香味从鱼身上若有若无地飘散开来,薛洋专心烤鱼,没有看晓星尘,说道:“只是寻到个可疑的位置,并不能确定真的在那,在也没关系,它跑不了的。如果真的是被我猜中,夺人性命的邪祟是梦魇的话,我们要宰了它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把它从它的宿主那儿逼出来;二,布阵将它束缚在一定的空间里,以真火焚烧。”


说完之后,薛洋顿了顿,面上难得看到点的匪夷所思表情:“但有一点我很好奇,照理来说梦魇只能存活于活人的身体里,从一具身体再换另一具身体对它来说并非难事,只要被寄宿的那个人有昏睡或者失去意识的时候就可以了,镇里那么多人,出事的时候又在晚上,大多人都还睡得不知天昏地暗呢,为什么它不干脆趁着那个时候换宿主,而要躲起来等一段时间再继续寻找下一个猎物,再者,它如果不能躲在活人的身体里,那么它又会在哪?”


接二连三的疑问抛到晓星尘面前,使他不得不与薛洋一同思考着问题答案,连最初有些急切的想要去寻邪祟的心也安静了下来。


薛洋不说地方在哪儿,晓星尘就是想找也得费时间。


夜色渐深,明月在黑夜的拥簇中抛头露面,与旭日遥遥相望,天边黑夜驱赶着白昼,晚霞散落在浮云的边边角角,晕染出了一片柔光。


橙红色的明火映在他们的面容上,火光在干枯的树枝中跳跃,零星的苗子蹦出燃烧着的枯枝败叶,拉出一条亮眼的弧线,转眼熄灭在冰凉的地面上。


晓星尘出神许久,直至薛洋吃完了两串烤鱼,正打算烤第三串的时候,瞅见他双眼无神地盯着手里的鱼发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薛洋说:“民以食为天啊道长,鱼凉了。”


晓星尘这才慢慢地吃起薛洋烤给他吃的鱼来。


确实好吃。薛洋的手艺晓星尘还是领教过的,他并不是不会做饭,只是有晓星尘这个甘愿伺候他的人在,他就心安理得地当起了一尊大佛。


晓星尘还没出山的时候也是带过师弟师妹的,他性子温吞,脾气极好,总是主动照顾旁人,旁人对他有点依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薛洋就是掐准了晓星尘不会跟他计较这一点,才如此肆无忌惮地耍着任性。


想到这里,晓星尘忽然一顿。


自己何时,竟然也习惯了纵容薛洋了?


习惯照顾他,习惯迁就他,习惯偶尔他闹脾气的时候哄上一哄……明明自己心里对他信任都不曾有过几分,更别提他们二人之间还有一段纠葛的前尘过往。


义城三年,即便那段安宁的日子是薛洋刻意捏造出来的假象,可朝夕相处的时光是真的,洋溢在破旧屋檐下的欢声笑语是真的。


他喜欢薛洋俏皮的、明艳张狂的少年模样,也是真的。


人一旦发现自己所喜爱的事物并非如自己所想一般美好时,总会有痛快放手的那一刻,而憾恨之余,还会有些许怀念,不知不觉爬出心坟。


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薛洋……


晓星尘泛出一丝苦笑。


那又怎样呢?


晓星尘看向薛洋,抿了抿唇。他只是看着他,看着那张稚气尚未退却,眉眼泛着青涩的,无害的面容,有那么一瞬间,晓星尘恍惚觉得薛洋似乎扔掉了带刺的护甲,将无防备的躯壳暴露在他的面前,然而他依旧对他心存芥蒂,不愿与他靠得太近。


现在的薛洋和晓星尘初遇他时,样子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晓星尘知道他这副身体夺舍而来,没质问他为何平白无故夺了他人活在世间的机会,也没问为何他要寻一副和自己原本模样极其相像的面容,更没打算一气之下再杀他一回,即便曾经他们的再度相逢,薛洋节节逼近,令他心生三毒,六欲不清时,他有一瞬间确实萌生过这念头。


多说无益,晓星尘既然下不了手让薛洋魂飞魄散,自然也无法再毁他一具夺来的身体。


就像薛洋说的,他能夺舍一次,就能第二次第三次,除非他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晓星尘也没明白,薛洋为什么要留在他的身边,以薛洋的聪慧,不可能看不出来自己在提防他,而薛洋本人在这段时日里,也没少明朝暗讽地表示自己堪比窦娥。


因为薛洋什么都没做,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


薛洋像是在寻找,从晓星尘,从他自己身上找到一个答案。


而晓星尘也是一样。


薛洋是他的心结,他毁了他的一切,却又让他看清了一切。


明月高高在上,与清风作伴,笑谈人间尚好,只因他不见这千万里云端之下,有的是藏污纳垢之所。


这人间,这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人间。


薛洋将他从高处拉下,让他深陷泥潭不可自拔,让他陷入自我厌恶与矛盾之中无法清醒。


他望着他的眼神,是嘲讽,是悲悯,是恨之入骨,是求而不得。


他用他的言行,明里暗里地质问他:何为是?何为非?


却又极其隐晦地,透露出他内心深处那仅存一丝的自怜:无人引我以是,无人教我辨非。


无人。


由始至终,薛洋所走的道路上,仅有他一人而已。


晓星尘与之不同的是,他曾有恩师,也有挚友在他的道路上与他为伴,而后种种变故,他和薛洋一样成了踽踽独行的游人。


如今他们像两个迷途者,狭路相逢,短暂携手而进,却不知何处才是归处。


晓星尘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没再想下去。


薛洋没有察觉到晓星尘短暂的异常。


俩人没有说话,各自吃着烤鱼,就这么吃了足足大半个时辰,等天完全黑了,薛洋终于吃饱喝足,这才慢悠悠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打算借着和晓星尘走路找地点的时候消个食。


他们先是御剑沿着薛洋指出的方向飞去,等到达目的地附近时,俩人齐齐落地,薛洋道:“是这儿附近,但具体不知。”


“找找看。”晓星尘说着,手持霜华,借着月色沿着脚下踏着的小路而上,薛洋跟在他的身边,随手扔出去几个小纸人探路。


晓星尘说:“我问过了,从镇子去县里只有这一条大路,若是那些不幸丧命的人都去过县里,必然会走这条路,只是这一路上空荡荡的,除了茂密一些的草木之外并无其他,到底是会是什么呢?”


这时薛洋的纸人飞了回来,在他耳边漂浮了一会,宛如同他私语,薛洋点了点头,然后对晓星尘:“前面有座破道观。”


“去看看。”


薛洋应了一声,随后跟了上去,他微微蹙起眉,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


晓星尘发现,越是临近道观,他便越发能感觉到一丝十分微弱的邪气,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压制着,苟延残喘般散落在这四周,显然薛洋也感觉到了,和晓星尘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


来到道观,晓星尘停顿了下,便一脚踏了进去。


道观很小,没有内室,四处都是厚重的灰尘和蜘蛛网,显然荒废已久,连供台上的香炉都被撞倒在地上,大抵是老鼠干的,也没人去将它放回原位。


供台上有一座瓷像,瓷像有一人高,颤巍巍地立在腐蚀得破败不堪的供台上,抬头一看,瓷像的正上方屋顶破了个能钻得进一个成年男子的大洞,瓷像原本的拥有的颜色已经掉去了一半,想必是长久被雨水重刷而失掉的。瓷像看着像是一位面容慈祥的道者,一手端着拂尘,一手结着指印。他不曾见过这种供奉人瓷像的方式,心生疑惑,为何要把一个非神佛的人物摆在这儿供人参拜?


晓星尘满腹狐疑时,薛洋已经率先走上前去端详,他眯着眼,细细地将这瓷像由头到尾打量观察了一番,又绕到了瓷像身后去,忽然,他的声音从瓷像身后传入晓星尘耳中,他幽幽地说着:


“道长,我收回那句‘梦魇只能存活于活人身体里’这句话,它其实是可以被困在死人身上的。


“……前提是,这个人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



评论

热度(318)